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钢铁森林 > 第22章

第22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们就在约定好的地点等。”

他抓得乱糟糟的。他缓灵,就没给她好重,头候,关灵,等她等得烦了,本来就喝了一点酒发被说:“那所以一见到关松呼吸越来越沉天晚上下着小脸色。审讯室,黄,快十二点的时才来。赖哥了片刻,继续情绪很不好,

人的!”“说重点。”赵平敲原因,才让赖三拔枪杀敲桌子,“到底是什么

很生气,让她不要以那天根本没有带来他自己安全回到他了,就威胁赖哥说,吃吃罚,就把那东本来关灵很提防赖大。”西交给贺以后,再把东西交黄松说:“复,给他。赖哥一听就怕他报如果他再不客气敬酒不酒。想要的东西,她想等关灵也不怕哥的,

么的……关灵一冲动,“两个开始争怎么回事,忽然就是蒋诚,赖他,让就把赖提到诚诚,说早晚要搞死哥以前的事搬出来说了……”给他磕头求饶什哥——哥本来就讨厌蒋蒋诚吵,不知道

“以前的什么事?”

件事,贺老街,赖哥被,赖哥都不让,说那天什么也没大本来说要给他报仇堪,唧唧歪歪半晌,才黄松脸色有些难小声回答:“一年前,别人提这一伙人打断了左手。他很忌讳生……其实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在郭山福宁

“然后呢?”

“连都没反应过来……贺老大都不能提哥一气之下,就的事,关灵说了,赖拔出枪……我,我

毫无预兆的枪响。几乎,“砰”地一声,惊天动地

鲜血残酷迸溅。

黄松看见关灵一下上。就倒在地

轻,轻得像花瓣声响,在浩瀚的雨,因飘飘落夜里显得那么经不住风雨,最终倒地的沉闷在地上。

痛苦地捂住脸,“就是这样。”黄松

赵平再问:“你当时在哪儿?在干什么?”

被吓黄松:“我在、我到了,根本不知道怎么车上。我。”

赵平:“赖三呢?”

灵以后,很久哥杀了关有反应,我猜他是潜逃到外地去……”车上。他让六分我去取钱,拾东西刻收情闹大了。大约有五都没钟,他才回到“赖想立道把事

“可,至少要藏当时车就停在马路边,我怕再有人一藏尸体……”经过,事情会变得更麻烦,就跟他说,先别着急

才有了两人冷静下来,这后抛尸通河的行为。

妈的倒是聪明,没道:“被发现了吧?”止记录口供,冷笑你他想到尸体这么快就赵平停

头,用手背抹泪。了一把眼黄松缓缓垂了下

……

了初步的案情简报在会议室,赵平根据最新的调查结果,做

能瞒天过海,甚至还赵平说:“正是因为那放弃了潜逃。”尸后,就正天杀人抛天有黄松的助,赖真以为自己

有人神色痛快:“一副死猪不齐全,不怕他呢。现在好了,证据水烫的样子,真当我怕开他不认罪。”警方永远掌握不了证据抓这孙子在审讯室

人都松了一口气。所有的气氛,渐赵平说完,渐有了些会议室里凝重明朗,几乎

黄松有交代追问:“警枪的事,然而周瑾还没有听到她想要的答案,继续吗?”

罪伏来历。“他不知道以后,愿不愿意为争我们警方合作了。摇头,“就要看”赵平正天认取减刑再跟

面上有着不容乐观的神情。说是这样说,赵平

数罪并,赖正天算供出警枪的来历,自他犯得是故意杀罪、寻衅滋事罪等心里人罪,加上组织卖跟明镜一样,他知道就己也不一定能换来什么好结果。罚,且证据确

有可能招致报复。一旦跟警方说了,反而对方的

想到的,难道不知道吗?周瑾会赵平能

投向安静端正坐在谭史明看到她眼眶红了叹气,又将目光,微微一一旁的江寒声。

边还有什么意见“江教授,你这吗?”

名,江寒声才谭史将落在周瑾收回身上的目光听到

他沉吟片刻,说:“。”还少一样物

“什么?

现在还不知去向。”天把柄,这样东西“关灵手中握有赖正

平对这个方面做握的证据,也足够结了。”于这点,他也不知情。问过黄松,关了一下补充,说:“我不过就目前已经掌

索。”,再搜一搜找到新的线请搜查令关灵的住处,周瑾说:“白天我申看能不能

“黄松交代“我们一起去。”赵平举了举手,在还保存从司机那里箱,现朝周瑾处理。”在他的手上,一直没有,他取回了关灵的行

“好。

老熟人,到时候交代了一句:“对了谭史明做最后的调查部署,临散会前都给我打起精神两天后,你们要见一个可别让我丢脸。”

“谁呀?”

,姚卫海“你们的老组长。”

于丹一长要来了?”眼前一亮:“姚组

的这条线虽然难往年他是‘。”谭史明笑笑,“当积案。这次过来,也在改指导一下我们今后的调叫姚副局了’专案组的组长,8·17查工作。赖三下摸,但如果“现没人查,它永远都会

在场的人一陆陆续续走出了会议同点了点头,而后室。

类似的会后闲谈还放在关灵被杀一案。听入耳,他的心思,江寒声没有

半晌。屏幕上的取证照片着下巴,凝神沉思了,手骨抵他看着会议室

虽然现在种种证人罪行已经是板正天,他的杀据指向赖上钉钉的事,可江寒声隐隐觉出哪里不对……

不对。

,完全不对。杀人抛尸的过程

你先回家睡。餐盒留累了吧?不然议室,她进来,下,周瑾见江寒声还在会等我洗好再到他面前,说:“将一杯热水推送回去。”

深邃这么客气,我带回去就好。”,微笑道:“不用江寒声眼里的光温柔

他商量,“我白天还得他的肩膀还有,下次真的不要再去睡会儿。”周瑾也不跟。”太多,起身,拍了拍去查查关灵的家,先“我说了算。来送饭了

方向,朝江寒声江寒声抬手,握住她的腕子,周瑾诧异回,顺着力道的弯下腰。

一下,仅他抬头在周瑾唇上亲了后就离浅浅地从她唇上掠过开。

常,理所当然似个吻,又非常自声神色没有任的讨然说:“去吧。

周瑾:“…………”

,没走出几步,就屈起手指,下意识摸了摸嘴唇。她离开会议室

授不会红朵的话就更自然了。真很自然,要是江教周瑾不禁发笑,一切果

深夜。

物关系图,人名下写板,上面画着人有离开,会片寂静,他面前议室里一别贴着照片。江寒声没竖着一张白色

正天、黄松、机、尚悦宾馆经理……、司武、红关灵、赖

以相关疏密程射,形成完整度向外散的关系网。

有任还有角落里,墨水·17何标记。书写得醒目的“8”,周围没蓝色

向赖正天。看着案件的证据,又拿起笔,在高中女生强奸案”,连白板上写下了“郭山线指江寒声仔细

巧地乱了一下,但很时,提到蒋诚的名字,想起来会议中做案情简报周瑾的呼吸就那么快恢有那么一刻,他复镇定。

蒋诚。蒋诚。

,在关的瞳孔蒋诚的名字有冷冷的光,轻抬起下线在人名间游江寒声系网的正巴,深黑色中间写上走,最终他抬手

有力笔直的线条,连上顿,最后,再指向黄、红云,笔锋顿了松。灵、赖正天、贺武

桌边,重新审视关系图,侧脸的线条越发倚着冷峻江寒声

里,但却始终不应忽视的“8·17大案。锐利的目光盯向角落

微刺耳的声音箭头一路指向“8·1,从“蒋诚”出发的他拿起蓝色的笔,笔尖7”……划过白板,发出轻

笔被丢在桌上旋儿才停下。,打了个两个

寒声才呼出一口气,抬手按住额角办公室里的空气仿佛地方。冻结一般,好久,江一抽一抽疼痛的

对上蒋诚,他永远么一太狼狈了。怎都是输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异兽迷城钢铁森林崩坏生存指北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重生之江山为聘风流在乡村你丫上瘾了家有美媳乔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