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冷案奇谈 > 高压电线杆

高压电线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目前也只剩下现吗?”裴敏没有汇报己的,你那有什么发丞宾调查情况了,闫便看向裴敏,问道:“小敏子

“有。”说着,裴敏起身站在投影屏前也不需要借助投影之类的。

都沾满了也没有任何用的工具之类的,切割木头铁皮屋因“现场在铁皮屋。使用的痕迹。”木材之类的,所以为废弃很久了边很多桌椅、

汤慧兰实施场一定会固定在什么桌子、很有可能并非第一案所以,就算再怎么固定,出于一定会挣扎,现发现“因为如果凶留下一些一反抗的本能,汤慧兰而只是凶手些痕迹。场,的抛尸地点而已。”手要对椅子之类的上边。而这里虐~待的话,不可能不将

,无论是谁想到的姬云雷的发现,但只要都无关紧要。尽管这些其出来的,、谁提案情判断有帮助之前同她闲聊的时实是姬云雷候提起过,也算

发现场,那如果凶丞宾有了疑问:“这里如倒是裴他就不是在铁皮屋犯就是说?敏这么一提,闫的罪咯,也果不是第一案手是魏师捷,那

么建围只有一个化工厂,捷是在哪里下手的呢?闫丞宾这么一了白灿的疑问:提,继而引发“是啊,周荒郊野岭总不能是在没其它什筑了,那魏师吧?”

内。这在望.外作案,又抛尸.“在荒郊野岭作案?郝勇也觉得有些杀害后抛尸,一般的凶日崖附近野地点和抛尸地点一般都奇怪,说道,“如果是在凶手的心理安全区到望日崖的怎么有种多此一举的感皮屋..尸,并且作案作案地点的地方进行抛觉?”手都会选择在远离自己

汇报,束缚一类的觉得是这样,铁皮呼救也是本能,时候恰巧有提到能将熟睡的堵引起了连过。虽然裴敏体的嘴部也没有被胶带小屋近,而且尸人的疑痕迹。在如此痛苦的折疑问于这些疑问。不过对,姬云雷之前在也不知道这是否能够免这一点吧。”给裴敏分析的羽礼吵醒。,这点裴敏也没有想到屋毕竟离堵羽礼住的应该是为了避所以提了一句,说道:“我凶手回答几尖叫问,但还是极有可磨下,除了挣扎,只是一个简单的

了,为什么不顺便住呢?哪怕没有听了裴敏的用胶带条衣服之类的,也能起作用啊。”把汤胶带,随便找块布慧兰的嘴封解释,戎煜摇了摇头,质疑道:“既然都怕把堵羽礼吵醒

,而被害人的尖种声音呢?”法:“会不会因桌,寻思了一会儿,随后提出了自己的看叫也属于折磨的一为凶手郝勇的指尖轻轻敲了敲的目的本来就在于折磨部分,凶手很享受这

个使问题复杂化的看法些挣扎痕迹的部论来讨论去,也没提到了挣扎,:“刚才你们后背、指玄紧接着提出了一它有可能会留下一底,或者的,都很‘干净’。但死者的衣服、鞋以然来,而养开,比如几人讨分析出个所甲之类

意识说,便赶忙解释道的干净不是指一尘不土的,我不认为汤慧是在野外,那又是杂草、又是泥话音刚落,养染。我的意思是,到话也不能这么忽然开玄触的那一面沾染的灰。兰的尸体只有同地面接如果:“哦,我说

桌子、椅子仔细地郝勇一边件也只有高压、固定死者的物之类的,最有可能束缚边自言自语道:“杆子了。”电线野外又没有想着,一

凶手把汤光一闪高嘛,凶手在绑杆很、泥土之类的接触地面让他站稳,稍微绑,其实也正常。”在高压电线杆上?电线上没有杂草厘米这样的,身一点点,脚的时候不一定非得离地面要让汤慧兰的双,分有个一两慧兰绑析道:“唉,会不会想到这,郝勇忽然灵

纷纷皱人也开玄,其他不光是养了皱眉。

里怪怪的。总觉得哪里不太对......”裴“但是感觉哪想了想,劲,“虽然解释得通吧

?因为好固定测道。非得把?”白灿猜在高压电线杆上汤慧兰绑.凶手为什么痕迹“不是.....?不容易留下

个照明设半,又合理啊。”过程可晨。外边可点到4点,很快找时间可备?绑个头的问题,“汤慧兰的还专门带对啊。”戎煜琢都是在凌被带早、被虐~待不是白天。而她也不死亡灯什么的?这磨了一会儿没有光,难不成凶手凌晨的4“可是出了郝勇的推理中潜藏、到死亡,这整个磨汤慧兰,为了折

么一提,郝勇也意识到.”经戎煜这񱜆不合理之处。“也是啊..

“所以我更倾向于,凶手电筒、戴个头有灯超的针灸技术,总不能灯作案吧?”得就算有再高在室内,至少着说道,“要不然我觉摸黑,或者搞手折磨汤慧兰肯定是的地方。”戎煜接

全都查了,凶手不可能地方属于然后再带出来吧体跑到化作案的话“化工厂有监控录像,工厂里折磨,?”带着尸室内室内?”这当晚的监控视频可把郝勇给整迷糊了,可是如果是,那附近还有什

“而且汤慧兰带出去不就是,铁更不可能作为第一现一整晚都没,堵羽他怎么可能去医院把根据道路监控出去过,礼这;二来,灰场。那最有可能的,有开车堵羽礼的小屋吗?可是皮屋一没亮光积得好好的,

聊起堵羽礼可能性;聊起魏师捷是杀害汤慧兰的凶手。凶手了,一时说自楚行凶的地点。这钉截铁地己已经锁定嫌疑人甚至,没有带走汤慧兰的郝勇也变得不太确定魏来,方才还在信誓旦,说不不是凶手,至少是不捷到底是旦、斩

魏师捷汤慧兰从医院带到望日关键时刻,还是闫住的小屋行凶?”到:“有没有可能,和堵羽礼,两责把可能性,便提崖,然后两人一同在堵人是共犯?魏师捷负大家忽略的羽礼丞宾想到了一种被

陷入各自的思考当看向闫丞宾,紧接着又言一出,大家纷纷中。

来,汤慧兰把喉咙都叫他们俩是说道,“魏师捷“是啊......人听见。”不是有把汤慧,堵羽礼负责提供,不管的尖叫声当成享受的恶破了,都不会有趣味,反正整个望日场地。这样一来”白灿率先反应过负责抓人以及扎针虐~待崖就他俩在,就算

延迟点火的还得考虑在堵羽礼什么时候会上山他人的话,ta说道灿的话,戎煜紧接着镜聚焦光线a折磨两人以及用放大羽礼给发现,如果凶手是巡逻。”:“而且段成杰顺着白发生在望日崖,而且ta也不知道t和钟婷婷的案子这段期间,不被堵

“但如果堵羽礼就是手之一的心的。”凶手,或者是凶话,就没什么好担

了,积极的可能性来。踊跃地分析起一时的思维都被打开堵羽礼间,大家凶手

稳妥法..藏匿钟反正就是最说得通的,就是堵羽礼就是之一。”婷的这段期间不日崖不能叫方法,查过,钟婷婷在裘彦勇遇害之前被堵羽礼郝勇转了转手里....呃..道:“而发现,最的方。怎样得保证凶手匿钟婷婷的凶手或者能被藏匿的地点就是望是失踪了且之前我们不是调....也根据我们的猜测,钟的笔,说婷婷最有可嘛?当时

的马屁,称赞释了。”说完,!”多事都有合理的解“这样一来,很丞宾,不郝勇转头看向闫道,“不愧拍闫丞宾是闫队啊!不鸣则已,忘拍一鸣惊人啊

后不没有表现出或惊不是真挥,闫丞一巴掌快速挥过郝并不知道这八字成语的唬他而已。度,反而久违地稍有用或许郝勇地捶着郝勇的肩,紧接宾只不过是借着扇喜、或谦虚的态出来的风吓唬吓勇的额前。当然,也意思,闫丞宾听

意识地紧闭了眼睛勇已经习惯了,但还是下体稍稍后退躲闪,身尽管郝

心是夸您呢,这都要话啊?真挨?”来,郝勇一脸无辜地问道:“不是,我没说错什么缓过神

“你知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吗?”闫丞宾问道。意思

“我。”说完,郝勇惊讶到,“不是吗?”说话,就把我们所有人知道啊,不就是你一的意见,问道看向大家,征求着大家

对郝勇的用词表示认可想,白灿朝郝勇白了个觉得郝勇的解释是正确的本以为大家都会眼;裴敏叹了口气戎煜摇了摇头。显然,没有人,谁

“‘不鸣则已,一解释道:了惊人的成绩’。”现,突然思是‘平时没有什么表鸣惊人’的意养开玄

.....”众“对.人应和道

容闫队,意思就变成了词形容就是们年轻人的‘在划水’,也就高兴嘛?闫队平日这让人听了,像是在夸他吗?人闫队听了能表现平平突然表现这个时,用你得突出一点。你说说,养开玄接:“所着说道以你这么形

.补习一下。”。”闫回去给我好的,怎么学的语文,...听听,好好听听“你看你看你看..丞宾说,“真是

英明神武?聪明绝顶?器宇不凡?倾国倾城?夸啊?,“那我应该怎好吧,郝勇道着歉,随后问道我知道错啦。”

口水差点倾城’,白忍不住喷出声来“噗......”勇的身上。溅在郝一听到‘倾国

的是......”闫你这拍的真的是怕不行......行丞宾赶“行行道,“是拍的是屎。”了,你这真马屁拍的都是彩虹屁,忙打断

“我......”

道:“没等郝勇做回应,看着不止白灿一人乐摆了摆手,认真点。”呵着,闫丞宾赶忙得了,还开着会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高武:登录未来一万年长月烬明方天仇林轻语官路权图花青春神豪:从被校花嫌弃开始身价暴涨在你心尖上起舞叶宁林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