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冷案奇谈 > 闫丞宾停职

闫丞宾停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表情,他很一起像这样闲聊谈过了。吃完晚饭,又久没有同刁义在闲聊了经到了0点。姬云几句,不知不觉已雷洋溢着幸福的

乐的时云雷说的话。刁义光总是过得很快,也没忘方才对姬

义说,“白磊的皮肤,导致他丧毒涂在针上,一针扎被毒死的。”刁白磊是是从口腔里进入,而是不过毒物不凶手将命的。”

肃事,姬云雷很快收道:“什么敛了笑容,问这毕竟是严毒?”

弄到手的神经毒素“一种不容说。。”刁义

凶手的。雷问,“会不会和如化学、医学之类“不容易弄到手?”姬的职业有关?比从事

刁义说道这不好说。”

,“比如面部,是怎么一个状态啊雷接着问死的时睑出~血?”“那当时白发绀?眼?”姬云

如此感兴趣,刁义忍笑了见姬云雷对白磊的选择法~医学啊?”声,说:“你看你那不住业的时候,为啥不感兴趣,当初报考专

关心关心。”才没认识两个星期就虽然我不怎么喜欢他么着也得:“这不,出,但怎遇害了。没有兴趣。”姬云雷说“我本来就事的毕竟是我同学嘛,刚来

他有什么不好吗?“你不喜欢他?义翘~起了二郎腿,问道,“”刁

人还被通报批评熄灯前又没课,是经刚没几天,就和我舍友产生了矛盾,两可以打,非得熄灯后大常喜欢熄灯了打电话。大把时间”姬云雷说:“你说家都睡觉了打。这不,“也不算惹吧,就了。”

舍友有这些的毛”刁义说,病,有。”室友啊?总有些那些“哪个宿舍没一个奇葩“嗨!正常。点小摩擦也正常

闫丞宾,随后给说着,刁义想起了了关于闫丞宾的小插曲姬云雷说起

“就吧,就那个闫过。我和他被子。那时候穷,没多。”差不宿舍,而一队那时候,分配到同宾,以前你也没少见这么说那么多钱,所以我俩还住在一块。不过不是张床,就和酒店的配置是我俩一起合租的房合租了一间,里边

子什的不是床,不是桌臭袜子。”么的,而是闫丞宾的“那时候别提了,一进宿舍门,第一眼见到

,皱了皱眉味道是短短轻描淡姬云雷仿佛依然闻到了写,

那种几块钱好闫丞宾那时候有个习都是买街上路边摊一次。”几双的,然后一次买十接着说道:“而且一双,然后攒起来惯,袜子刁义双袜子。每两三天穿一个月洗

扇了扇面前的风。..”姬云雷下意识地挥着右手噫....

“攒着的那段间,嗬打电话要厉一个字,‘忍不是这么过!那味道,来了?就靠比你说的白磊半夜“这可害得多了,但我们还’。爽了。”刁义说,闻起来别提有多酸

,表示道:“搁我我可了。唉,那现忍不在他还这样吗?”姬云雷无法苟同

下,这才彻底改掉了这臭舍,在宿管大进了局里提供的宿毛病。”叔强烈要求“早就改了。”刁义说,“后来是搬

么多和平的解决方式,?”得通报批评,何苦呢不过有的习惯“所以说,其实这都是个人习惯,只对?忍一忍差不多也就过非得闹宿管,有的差了一些。如去了。要真忍不了反映嘛,还可以直接,大不了向老师或申请换宿舍,对不果不是特别严重的,阿姨

原本本地讲不在了,但万一以后云雷听得连忙点头应和友听,虽然白磊道,说:“我明天就我那舍又出现什么......刁义说的句句有理,姬把这番话原

针,他又和进校没多久就被通器又是毒񱜆想到一会他因为.”之下就把白说着报批评,死会不会和我那舍友一怒磊给杀了?而且凶有关啊?会不.个问题:“唉说着,姬云雷突然是学医的.......你说白我一样磊的

说道。“不会。”刁义

“为什么不会啊?”姬云雷问。

说。验之谈。”刁义“经

无休,姬云雷可以便也不小时全年问下去。想再追问下去,但会有警察专门来问话,。姬云雷理解刁义的辛苦,反正刁义晚睡晚起,但刁义也说过,明日姬云雷本再追明日还得工作刁义站起身,表示自己有些累了。毕竟警察相当于24

。可刁义回姬云雷回到的房间,话。到房间后并没有睡觉,而是接到了祝君妍的电的,也睡下了自己也没什么可做

买了醉。祝君妍也为了不打扰姬云雷睡室并轻声关了门带闫丞宾回去,酒吧觉,蹑手蹑脚地离情非常不好,在了刁义。刁避免被他的家人看到引君妍在电话里说,开了卧吧地址后,不方便起不必要的麻烦,闫丞宾因为被张局数落义在了解到这才联系

闫丞宾因为突然酗酒此时君妍及时开车来到酒吧妍,衣服吐了自己一身。尽管祝渍。,找到了闫丞宾和祝君还是能看清有许多污胃一时间接受不了用纸巾清理,但

省人事的闫丞,一边问道。么多?”刁义一搀扶着不“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喝那

张局解释,张了这么久,案子都没破,新的很是生气。挨骂受害者还在,直接和张局顶撞免的。可是他非得和起来。”祝君妍说:“这都第1气也是难果他急了就挨骂吧,毕竟增加,张局生结果,不想听解释。结7起了,张局局只要

室里,查,根本完全不知道来。,开始反击责备起张局“张局,你都没骂,也不知怎么什么想要结果这17起命案熊心豹子胆丞宾受不时候吃的,你不能一味地只多难破。”办公有亲自参与调了张局一味地责

听得也有些局说出这番话。然对张,有朝全想象不惊恐地看着一日闫丞宾竟一旁闫丞宾,完出来的祝君妍懵了,转过头

,闫:“你以为地查案上浇油,要求闫丞宾尽管祝不进去闫丞宾的反击更是火丞宾这才肆无忌君妍在一旁。再加上张局被着一丝希望,希我们望哪怕有一丝线索。?我们在下边累死累活继续地继续责备劝说闫丞宾有一点线索,哪怕闫丞宾听是徒劳无功,我们都没有上心往下别说了,可,但

伸出右手食指的脸,继续怒吼案几个月没有安稳地进一步,完全不管我们为了尽早破“而你呢?睡过觉,没日没向上级邀功,更道,“”闫丞宾夜地查。”案,然后,指着张局你只想着能早点破

何帮助吗?你只难处上头责备下来只会拿做过什么,但你除了我们出气,你有提供给“你天天说上边的时候,你在干什会说有难处随时我们任逼~逼叨叨,压力大,外头压力大。我也找你,可当我们有么?”?你只会在这里光会说压力大,你还知道

来。条。一时间闫丞宾,整张脸已然涨得通红发泄~了不满全都闫丞宾越说越激动暴露了,青筋也将他对张局的

听不下去,用着更高的朝着闫丞宾吼去。“闫丞宾!”张局再也分贝

办法,所以跑说道:“最后闫丞宾被丞宾了。”了刁义的车,继续君妍协助刁义将闫张局停了职,他没扶上来这买醉去

着的闫丞宾,叹了他已经收敛挺君妍的叙述,着已经睡多了,没想到刁义看完祝:“老闫这人,本以为是那么暴躁。”口气,说

心道。停职几天啊?”刁义关“唉,闫丞宾被

妍说。“不清楚。”祝君

了,张人手?”刁自然是查不了案他被停职,“那义追问道。没有调派

君妍说。个人你”祝也认识。“有,而且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高武:登录未来一万年长月烬明方天仇林轻语官路权图花青春神豪:从被校花嫌弃开始身价暴涨在你心尖上起舞叶宁林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