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冷案奇谈 > 蓝色垃圾袋

蓝色垃圾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况,而是路苗回家以的监控视频。然而回到连越市公安局范围内的人员出入情,姬云雷关注小区来到及郝勇准备离的并非根据段时间点二人的动向,姬云雷直接同闫丞宾闫丞宾的办公室,观看起了开明峰小区的那明峰检得出的死亡时间

到。,所以彼6分,拍摄到了郝勇从路苗正巧走进明峰小面的18点2区的大门。一个走并不相同楼里出路,一个要开车,此都没有碰监控画来。与此同时,两人的路线

车里,但是着笔记本。勇坐进18点27分,是在驾驶位上翻此时,路苗走进了自己的并没有着急开走,而了居民楼。

因为现在是下班郝勇的车走走停停,速,所以明峰小放假,许汽车,朝着,郝勇才启动区大门的方向驶去。时间,比较慢。直到18点31分多孩子在小区的道路上玩耍度也孩子们加上正值

来,扔了个蓝向门卫室,到了1苗才慌慌3分,路大门。8点3色垃圾袋,张张地从居民楼里车开到明峰小区的此时郝勇正巧将随后跑

的播放。雷说了句“可以了暂停了监控视频。”闫丞宾便敲了敲键盘的空格键,播放到这,姬云

没有行走障碍,家又在33分。”姬云雷说,“路苗的时间。”钟的按照正常的就需要的死“路苗是27分进的在四楼,亡,也用不了那么长可出来报案时间。算上开家门,发步伐,上下楼梯也一分居民楼,的时间却是

闫丞宾质疑道,“路苗也不一定吧?”“那非得刚进屋就发现生间什么的,不一定家有可能会先上个卫尸体。”

说,“因为蒋贸家房间的构造布局“她一定会。”姬云雷。”

个比“门”稍微大一递了一支笔。姬云,姬云雷标注了客面偏左和偏右的位置雷在纸了一扇门。““蒋贸卧室画了门”的左边个长方了厨房和书房;,姬云雷分别标注张纸画图整个代表蒋贸长方形的最右边空白上画了一形,随后在长方形些的正方形以表示卫右侧,姬云雷姬云雷想要一贴着“门”的”和“父母卧室”家的开自己的笔记本,随后处,姬云雷分别标注了,闫丞宾当即打一条长给姬云雷边的正中间标注生间;厅;于“门”的对

野比较候,蒋贸的卧宽阔,没一直保。而且,有当时卧室的门持着敞开的状有什么没有什么在门还有一个快递箱正好处的门外,当时们在勘察现场的时框的线上靠着推断,笔记本上一边比划,卧室一边说:“蒋贸的家走道画完后,姬云雷用笔开着的,尸体正好些卧室的物件散落在室门是对着门门。所以可以挡。我或者墙壁的遮态。”

那种可以随便穿鞋踩的水泥地板,而是木地板。门口还有鞋“还,说明进门换鞋柜,地上是这一家人的习惯。”有,蒋贸家的地板不是还有家居拖鞋

候穿的,她一定会和往常并非家居鞋。后并没有在第一时说:“可是你看,间发现尸体随后,姬云雷样换拖鞋。我不认为鞋后,发现人人死了。路苗在出来了拖指暂停的呼救的时鞋再换回去,视频里拍到的路苗的鞋如果路苗回家监控指了然后跑到门卫室求救一个人在换鞋是绑带高跟鞋死了,会想着把

有心不出声,“确这段期间路上那么多人报警电话,是正巧非得跑到门,甚至实有点奇怪。”实。我闫丞宾也想通了,说:垃圾。警,从家一路跑到苗不在家报说,直接姬云雷这么一联系的我们。路情扔还有保安,路苗也门卫室,甚至还们并没有接到路苗的郝勇在门卫室附近,卫室,确

续说道况,顾不上换鞋多少理解了蒋贸的状。”的意思,姬云雷继引了注意,,可以说明路苗蒋贸。路苗因为急于闫丞宾快被:“从路苗没有换拖来看顺势发现了在进门后,很自己所要表查看鞋这一点散落在卧室外的物件吸

理的理由微弯下~身,点击着鼠标将监控如果这些还不苗下楼扔垃圾的那一画面为止画面快退,直到路,姬云雷当即暂停。”说着,姬云雷微够,没关系,还有更合

家使用的垃圾袋是黑的。启悦商厦垃圾袋是蓝色的。”时候,我察现场的前,我和郝勇去了一趟清楚地记得蒋贸“勘大火之吴奔的家,他家的

吧。”是自家的垃圾么,应该不用我明苗扔的不圾袋,继续说道:“路奔的垃圾。她扔吴苗扔的垃圾袋是什么,但至少可以确是显然不姬云雷,应屏幕里监控画面拍到路苗扔的垃指了指电脑该是说了奔的垃圾做什正巧是蓝色。虽然拍不清楚垃圾袋里具体

约过了四十分钟,路苗听了蒋贸的医脑桌上,随后走了进去毫不犹豫地同意合同放在审外的监控电宾和姬云雷将被带到了审讯室。闫丞姬云分析,闫丞宾,坐在路苗的对面立即将路苗讯室疗档案和人寿保险带回局里问话。

蒋贸死亡的给我们说说吧,你发现“再过程。”闫丞宾说

被带过来,神情还算自然地说:我转眼一看,发家,刚进家门,就“我就乱。”现我儿子倒在自路苗似乎并不知道。然后发现地上特别乱问话己的房间里,房间还特别自己为什么会是正常下班

“你有上前去查看蒋贸况吗?”闫丞宾问。的情

,我路苗说。看情况了,门卫,刚好那个姓郝的警察在小区门口,然后就没了。“那肯定的啊他已经没气了。然就冲过去查发现我就跑下楼找了

楼,绕那么跑下你若发现蒋贸已经直接打电话没气了,为什么不闫丞宾继续问道:“报警,非远去保安室报警?”

警的,但是,我找我们问过话所以干脆直接跑来我是想报到之前曾经的郝警察也在小区,路苗回答道:“本下楼找他,正好看?”不也算报警嘛

眼,看向路苗,宾压了压回答并不显然闫丞宾觉得路苗的“你确定?”闫丞左边的眉毛和左能够说服他。

里了。而是怎直接回他进的楼,你下楼后勇的?”么看到郝的车宾说:“可是没人应,郝勇当时敲门的时候,了点头表示里坐下后,才见路苗点确定,闫丞你是在他回

他的车了啊。񱜆子,所以印“呃象比较深。范统的案...”路苗停顿了过我们几次话嘛,因为因为他来问儿,说,“我看到一会

雷毫不客气地反驳道,勇。是郝,但是你把车开到小区门口时候他正好。他说,虽然那和郝局里之前,我“在勇在车里听勇确认过“不对是直接找的郝你跟门卫说你儿找门卫室报警的车里出来。”你被带回子死了,他才从特意打电是直接,而不。”姬云

张了起来。看,开始紧...”路苗下意的胸口,左右看了在自己识地将手放“这个...

姬云雷和闫丞宾在同一个问题眼里,记在心里,也看在上继续为难路苗。打算说明了一切,路苗的神情举止

谁造成的?”这些到了,蒋贸身上全都是会是体第一发蒋贸吧。”姬云雷说,现人,应该也看伤。对于伤,你觉得“咱聊聊“你作为尸

,八成是吴奔打的。我了么不是问过“之前郝警察”路苗说。

“为什么你觉得是吴奔?”闫丞宾问道。

吴奔欺谁?”路苗负,反问道。“我儿子以前经常被经常被打得遍体鳞伤,除了他还能有

么经常打你儿子吗?”闫奔为什“那你知道吴丞宾追问道。

看谁不常不过了。”四的人混爽上去就一顿暴揍,太架来还需要理由吗?起,而且经常打“他一个社会青年,经常和那些不三架斗殴。这种人打起

人,为什么吴奔就盯?”奔的角度出发着你儿子不提。是不是合征,对你儿子的角度想过,粹是从吴蒋贸自身的原因只字,也不知道路苗的回答见路苗没有提蒋贸的那么多提问道:“那你有没有意思,姬云雷便主这么大一个小区,想要隐瞒孟乔森综打,不去打其他

,无奈地说,“人善善良..那么乖,又那么񱜆.”路苗叹了一口气被人欺啊,我儿子好欺?他负呗。”“我儿子能有什么事啊就是他们看

,离开了审讯室;闫丞眼神交流了些什么,蒋贸有孟征的情况下人互相看了一眼。像是通雷站起身乔森综合姬云云雷和闫宾则看向路苗,说:“还试图维护蒋贸,两个份上了,姬宾依然听得出路苗在名都点到这不一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高武:登录未来一万年长月烬明方天仇林轻语官路权图花青春神豪:从被校花嫌弃开始身价暴涨在你心尖上起舞叶宁林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