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冷案奇谈 > 聊出点名堂

聊出点名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冰凉的柠水,看向郜姬云雷喝了一口“这么些年你一直昂,住在这?”问道:

“对。打了打工。”郜昂回答道:“从外边少管所出来后,稍微在

住习惯了,而且代和新的生活,所以还管所待了一段时间,出“不过可能以前在这来后没法适应新的时儿。”是回到了这在少

回答完后反问道。“你呢?”郜昂

”姬云雷说。被刁义收,成了一名医生。养,“庄士有被抓后,我来改了名叫刁昖

说。找不到这个人。”郜昂雷,“难怪,我说想找姬云

名字改回来了。”姬云雷接着说。“后来发生了一点事,我又把

昂问。“啥事?”郜

是不要提了。”“说来话长,还

科的医生啊?””郜昂将柠檬水一饮而是哪个尽,说:“唉,你现在“行吧。

姬云雷说“法科......”

“法科?

~医。”简称法

?和庄让一样?”“法~医

“对。

“你们共多久了?”

“不能算共在分局,我在见。”事,他总局,其实平时很少

“那为啥庄让没和我们荟觉得有些奇怪着啊起你还活?”余芊

姬云雷想说什么,可是“嗯......”欲言又止。

的时间。看了看手机转移的话暂时还想不出,随可以一饮而尽杯中的柠檬水题,姬云雷将

姬云雷已经是中午12点42分有了新的话题了,这下

“都快一点了,我雷说:“而且还得去忘忧孤儿院们还没吃中饭呢。”姬看看其他老朋友。”

炒一些菜。”郜起去。”了,不过难得你们“虽然我十二点就吃便我也和你们一吧,顺来,我再简单昂说:“吃了再走

。”“行。”姬云雷说:“那我上楼看看

卧室区回做饭,姬云雷和余芊荟分别在三楼和二楼的了例会。市公安局一边,除忆过往时,连越都已坐在会议室开起当郜昂回屋里了姬云雷以外,其他人

都和段宏毅说的一样,他们俩既和们的公司了解了一系,也和裘彦勇没关系,去他邻居,还“我”白灿说:且也没有遭遇过火灾。白磷没关些情况......走访了段成杰夫妇俩的

局那边获取的消息..品有关的。”共发生了六起,但没有一起来,爆炸案在位子上..”闫丞宾坐和火灾“我从消防火灾是和白磷案,我市一或者化学药补充道:“近五年

“唯一中学的是理科,化学课上用白磷稍微有点关系白磷做过实验而已的,也成杰高只有段.”白灿接着说.....

时不时轻轻拍打在她的唇下,说了之前破感觉像是回到:“怎宾分享的结果,裴敏握笔,稍稍摇动使得笔帽走路玩手机案子的时候听着白灿和闫

后疯狂找不到动机,找不到任问。么事故受了刺激然难不成又是哪个丧心惩罚?”裴敏病狂的人,因为什何关联点,

闫丞宾说:“如果凶手就难办了。”的共同点。可全是天职,决不能手筛选目标人群是我许凶手再次行们是警察,保护人民群众安不再次行动的话,查凶“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没办法排

只通过段成杰要么是白“如磷,要么是纵火,有可能的筛选条案件去摸查的话果我们。”戎煜说。钟婷婷的

觉得我们可以看有哪些人的亲人朋友谁的财产受到儿,失的。”郝勇建议道个范围。”的,又或者提前留意一巨大损相关人,看:“下,至少也能限定一丧命或者受到严重伤害在大火中“头灾的先查查那六起火

“单凭这个去就我觉得还是去调查那些人,宾摇了摇头,说。太草率了。”闫丞

裘彦勇真的就一点关系都没有吗?”裴敏问。勇的案子,段成杰和“如果单论裘彦

的生平和生活轨迹,两个人活动;而段成杰出旅游。”连越市“我不能说完全没确实一直都呆在连越市,最多每年黄根据不大可能产生交,但集。”白灿说:“裘金周会和老婆子外勇除了拍戏,几乎不在

”裴敏问。裘彦勇啊?要杀“那段成杰为什么

前云雷和我提起过,有没有可能段成~室里割腕自杀。杰的亲人或“这就么人曾经在冬天的”闫丞宾说:“之我们一直头疼的点啊。者身边什

有谁和段成杰存在人际关系的还放宽宗,。”的卷“可是我筛选了相关了筛查条件,但搜索出来的死者和相关人都没

的客房离开后就直接去方向,段成杰崖和江苑小区完全是的路线也很奇怪杰从裘彦勇且段成两个。”戎煜补充道:“而了望日崖,望日接着闫丞宾的话,

不祥的预感查也查不......”不了案,真的是进退两能还真就:“难。”一种时候可去,结也结闫丞宾说“我有

闫丞宾双手遮住整说着,小幅度地搓了搓,上下来回张脸

在桌上,说:“行吧,今天工作我也不宾将双手放到这好了。接下来的的会法就按照各自自有什么想就先开的想法去查吧。”半分钟后,闫丞安排什么了,你们大家

院里住的房间的床~上,等待着姬云雷打了个电话,此疾孤儿散会后,闫丞宾还是给时姬云雷正躺在以前郜昂宣布开饭。他在弃

部位都是悬空来回滚动着。,右手在床边。的手持按摩仪在脸上由于没有脱鞋,姬姬云雷的左手枕在头下下的云雷的小~腿以拿着之前放在墓台上

在电话另一头将电话铃响,姬云雷坐起身,听着闫丞宾述。方才开会的内容简单讲

雷问婷是什么时去的望日崖?”姬云“诶,钟婷

完全、郝勇失踪的这三天以来她。”现在监控视频里是她“具体时间并不、公司分别至望没有拍到任何钟婷婷的,段成杰开车去接煜查了钟婷婷她家,从次出、小敏子和戎前下班后。最后日崖的道路监控,清楚身影。”闫丞宾说:“我四天

是普通的坐。如果只񱜆去,不管她姬云雷想了一会儿,别人的车过猜测道:“如果钟控摄是后坐,都避不开监一定是被什么人带过去像头。除非婷婷不是自己去坐在副驾驶还...”的望日崖,那

或者行李箱之类进了后备箱,非钟婷婷是被人塞“除”闫丞宾猜测道:“的。?”你是这个意思吧的东西里,偷偷运过

“对。”姬云雷说。

雷突然灵光一闪,说:种可能。说到这,姬云这么一我突然想,有没有诶,

知道钟婷婷在望手腕的方式逼~迫裘彦“段成杰去找裘彦日崖找钟婷婷是不是想通过割裘彦勇日崖之后?”勇,,然后直接开车去望,一刀杀了勇说出钟婷婷的下落。当他

,钟婷婷是裘闫丞宾顺着姬云彦勇绑去望日崖的?”的思路,问:“你是说

“那也不对..了一会.”。而且他是导演,是整“裘彦越市不是一号人的剧组着好几十姬云雷想񱜆。”儿,很快自我否认道:机会偷偷个人来,而是跟离开去绑钟婷婷的人物,不可能有勇来连剧组最重要

时候裘彦勇已经住在店了。”闫了,那丞宾说。凯丽酒婷失踪可话,钟婷“不是吧?算上今天的有四天

我们警方的监视之下吗?”姬云雷反问道动不都在可是他外出的一举一

监视。”闫丞裘彦勇确实不可能避开我们的“也是,先不管动机,宾说。

杰两次出入裘彦段成直接开车去了望日这样,我死了,没错吧。”们先从头捋一下。”姬,第二次离开崖,然后被凶手烧他的客房后就云雷说:“首先是勇的客房

“没

准备。”姬云雷提出然后?而且还准备了白“那凶手怎了质疑。磷和放大镜,显然是做了充足的知道段在那把他和钟婷婷烧死呢成杰会去望日崖,

什么不太可“如果凶手在段成白磷有砒霜一。除非凶手的职道了他的行动路线,然后跟样。”关,就像姜雯利用杰去望日崖之后,通过他父亲的职务便利获取间准备白磷过去杀害,方式知能有时业或者身份本身就和

搭在窗台上,另一只手说着,姬云雷换了一只手拿手机了一只耳朵接听,也顺势换

一定是事先就掌握了婷婷绑架到望日崖,,早就知崖守株待兔就可以只需准备好放大“我认为凶手道:“彦勇的了。”抛开如果然后引诱段成杰段成杰的行动镜和白磷,蹲在望日崖。”姬云雷继续说道段成杰一定会去望日找。凶手死不管,凶手将钟

所有猜想中最合理的了法。”闫丞宾说动机藏得还要深。但抛,可能比归启耀的杀人至少这是开动机不谈的话,的动机还隐藏得很深“有点说。”:“看来凶手

知情。另一:“一方面凶可以分成两凶手的意“所以现在我觉得较棘手。段成杰杀裘成杰杀裘彦勇的之中。管守株待兔事丝毫不,可能会比彦勇也在手只面去查。”,对于段姬云雷方面

。”之后,而那时候也恰巧在裘彦勇的死亡时间“因为段成杰去望日崖次离开5011时间刚好是在第二范围内

命威胁不得已而为之。:“想杀裘彦勇的根所以要杀裘彦勇,杰和钟婷婷的真凶。段成杰之钟婷婷的本就是杀害段成“我还有个更棘手的想法。”闫丞宾说可能是被凶手以

裘彦勇八竿为什么和了。”子打不着的关系,段成还要对裘彦勇痛下杀手“这样一来,也能解释

转动的风车以及。”着远方,因起风而同意摆的油菜花,说:“姬云雷眼神坚定地看我完全

闫丞宾说聊案子才名堂来。”你扫墓了。”:“行了,不打扰能聊出点看来还是和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高武:登录未来一万年长月烬明方天仇林轻语官路权图花青春神豪:从被校花嫌弃开始身价暴涨在你心尖上起舞叶宁林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