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冷案奇谈 > 间接性并案

间接性并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品着酒,三人又恢复到了工作喝着咖啡、交流的状态中。

一个女的去裘彦家找裘彦。”庄让接着说:“五个月前,曾经有线索时,还获得了一条重要勇,当时戚雨莲在上班。勇的“我们在走访戚雨莲的邻居

吵,ta并没有听,他俩并不是音,但具体是听见了吵架的声庄让提醒楚。”那样,而是因为什么道。“邻居只事情吵了起来。“不过不要想歪你们想象的因为什么

们吵个邻勇家的家“后来他们到底的过程中,戚雨莲下班回来了。因为裘彦门打开了,那才能听清楚他吵的什么。”

煜小口地喝了一杯咖啡,问道。“什么?”戎

”庄让说。女的以像姜裘言良的事威胁裘彦“那个勇,让她的雯那样。女儿演戏,就

是白手起家。”戎道。裘彦勇也算雯是在当群演的时候被相中,煜补充

现那个女的,正是案的死者,方你们这一“好在那雅彤!”庄让说。幸获取到了,发个小区的监控视频,我们有保存的是六个月的

“还有这种事?”煜异口同声地惊呼道:姬云雷和戎

彤威胁。”可能还真不姜雯说中了,是方舒这次被裘彦勇选中~“没准还真的被方雅煜说里的是因为长相和原著一样。”戎因为裘彦勇曾这部戏,出演“那也就是说,

定方舒参演不是靠潜“难怪姜雯那规则,而是因为么确。”方雅彤

就没见过戚雨莲道:“这个我不知道戚雨莲关门又吵了一架彤走之后,裘彦勇和查,于是顺着他的思路方雅彤命案的调,我只知道方雅裘彦勇告诉了,不知煜所说指继续描述道戎并没有参与庄让并。再后面邻居是什么,毕竟他ta是出国了。”

彦勇应该候杀了戚,裘是在那个时“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雨莲。”

无奈地肯定地,庄让又有些说:“可惜事情结论后久了,想要找到总结出过去那么什么证据可能很难。”

看你们在调查你们合作,看子都能结了。”,“当然,桩案方雅让坦白道索。”庄“所以这次找彤案子的时候,能不路和方式进能挖出一些关于戚雨我们那边也会按照莲的线行调查,我想,最好两你们,是想和我们的思一定会碰撞出什么火花

案子并不能算间接性并案。”姬云雷说,“虽然程序上这俩了。关联度也算挺高的,了案,但“这倒是没问题

姬云雷问道:意合作后,柄啊?”来当作威胁裘彦勇的把是因为什么被方雅彤拿“裘言良

的是方“我们还没调查到那么。”庄让来找的你深,我回答道。雅彤之后,立刻动身过那个女是得知

农发全的家。而且,目前也只了解。—也唯一可以当做把柄的戎煜想了想,说:“于裘言良—应该有,对有裘彦勇把裘言良送到瑞祥——就是农方雅彤是农发全的妹妹

那样,可能裘言良就算之也误以为裘误以为前照你说的发全和方雅彤是被抛弃。”言良“有点像,又自己被抛弃,导致农有点不像。”姬云雷琢磨着:“

这就被威胁吧“但医院姬云雷不治疗记录、农发全的造为治疗裘录,都可以。裘彦勇犯不上因为?”解地问道。血干细捐赠、甚至他们言良花钱的存折之类的拿出来澄清误会

“诶,我想到会儿,再次分享?”戎煜暂时托付自己的想法。们说是一点。会不会裘彦勇他想了一,实际上是真抛弃呢

彦勇反而会心虚。”戎在五个月前,他煜说。“方清的话这五个月够澄清雅彤威胁裘彦勇是要真想澄了。如果是真抛弃,裘

“这里先存个疑吧。”

你一言我一语地分析。地听着两人完,姬云雷看了一眼庄让,庄让已聚精会神

看法?”姬云雷试图让庄让也加入“你有什么到讨论中。

“在新。”庄让回过神,说:,我没什么太多“而的线索出且我目前能提供的就这的想法些信息。来之前

乐外,店里轻声播放的背景音声音。不一会儿,三人思考。除了面前的饮品,纷纷陷入三人一齐的杯子都空了。也只能听见翻阅纸喝着自己

始调查没多久,不们那边都是才如今天就先“这样吧,反正你们这边和我议道。到这,我送你们回去,之后有线索了再一起聚聚讨论好了。”庄让提

雷提醒道。“你可是喝了酒的。”姬云

”庄让看向姬云雷,问道。对哦......那要不你开?

,不还得自个儿开车回去,那比你酒驾要严“你要是让我开重多了。”姬云如请代驾算了。”拒绝道:“而且你最后

庄让也听从姬云雷的建议,没法单,很当即解锁手机,在快有人接了单。app上发起了代驾订

“那我先去边站起身,一边说:“些资料你们拿回去结个账。参考吧,反复印正是”庄让一件。”

雷携庄让提供的资戎煜回到了连越市公料同安局。就这样,姬云

回来了,三人直接会议室。裴敏也正巧,进了

“怎么样?”姬云雷问。

和周围的地面都喷过一圈了,并没任何我把莲池的石台米诺反应。”裴敏说。有发现

“嗯?要看有没有反应大白天的怎奇地问道。不是得在暗光件下看吗么看?”戎煜好,现在

罢了“这你就不懂了吧,咱有避光伞和避光斗篷。”。”看上去有点像小偷裴敏说:“只不过

那两道伤足....总不可能造。”姬?”以见血,尸体又是在.....这其它什么道具吧莲池里溺死..云雷“没有鲁米诺反应.就奇怪了成那两道伤的是深思道:“尸体上的

“就算是壁,或者被池底的”裴敏不解地问:砖之类的。”“你说会不会是扔,还要打她?进水里后撞到墙没必要啊,人都死了

气阻力的800倍这样的伤。水中不管云雷很。就算凶手把死者的头是游泳还是按~压进水里溺死力约是空池壁的过程中,出做什么运动,受到“不会。”姬导致死者的的阻头撞在上,也绝不会受确定地否定道,“人在于什么原因

地方呢?的范围正好错过了受伤的”戎煜问道“会不会喷鲁米诺

离莲池的地方去“不至于吧,死,也池里溺死者是在莲解,然后再扔进池子里没必要特的。就算凶手要解胶带意把尸体搬到远去。”裴敏说。

或者已经的过程中,发现有其他人来“如果凶手打算解胶带在解了呢?”戎煜问。

是有一点距离的,“而且死亡,说:。”和最近时间是在半夜,公的树林还姬云雷想了一会更何况凶手还要带上死者园已经锁门了。”“莲池

那时候“就算手的是凶话,我胶带已经解完了什么,如果我上来继续解胶带,或子里,我再把尸体从池子里捞等确定安全了,大半夜谁睡不着出来瞎溜达,或者酒店值夜班的人出来干会直接把尸体扔进池然后离开。者凶手运气好。”

“我不会拖到树林里或者,把尸体说。隐蔽的地方。”姬云雷冒那么大风险

全被推翻了?“那我之前的假设不就”戎煜可惜地问道。

“目前看来,好像是的。”姬云雷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高武:登录未来一万年长月烬明方天仇林轻语官路权图花青春神豪:从被校花嫌弃开始身价暴涨在你心尖上起舞叶宁林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