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冷案奇谈 > 一别十几年

一别十几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办公室里看着姬云撞上墙的,应“果然...姬云雷主治医生待因的影响。”该是受磷酸可说:“姬云...”刁义在雷血液化验单拽着脑袋雷应该不是被人

量还是有严格的限制,的不良反应是使微弱出现幻觉,甚至心理变~态。”“磷酸可待因虽然也种药而且这常见服用者心率异常、呼吸用于镇痛,但对于用药

:“你过多的磷酸可待因,产服用的意思是,姬云雷听着刁义的解释,闫丞生幻觉,自己撞墙?”因为宾问

将化验单好生放进了裤兜里。这样说,一边义一。”刁“应该是

“真是又恶毒又忍不住骂道阴险。”闫丞宾再次

来也能够通过药物不良反应来服,他的药都是针对姬云雷的病情用感,就算查起刁义说。快~满足将一切推给常见的不良最可怕的是谨慎,无反应身上。毫论是注射还是口磨和照顾的的。这样一来,不仅能说,这是完美犯罪。”他折不夸张地

姬云雷了。”闫丞宾和刁义随着主治,说,“姬云雷醒过就在这时,一护办公室生赶忙朝着所在的单人病房走去。士来到主治医生

虽然他表示姬云雷没什么大碍,但查,主治医生进行了一番检继续观察留下后遗症还得会不会

都经历了什么。问姬云雷又问起姬云雷在庄士有宾赶忙询后,刁义和闫丞谢过医身体状况,随后家里

判断的差不多。义当初姬云雷一番回忆,同刁

好生安“虽然现在问的不是.慰了姬云雷一番后,刁义问道:时候.....要不要今后和我一起生活?

能的抵活了多久,就被庄士生”,姬云雷有无形中折磨了多久但也属于“医了本多少还是对刁义触心理。义虽然是法~医,产生姬云雷同庄士有生

好心和害怕,即便会再次拒绝自己的一番刁义也猜到姬云雷刁义也明白姬云雷的苦衷姬云雷不说,

察的特殊职业说事。时,闫丞就在这又是拿刁义是人民警宾站出来替刁义说话,又是保证刁义的为人

不知是不是被闫丞宾说动了,姬云雷再三犹同刁义生活。豫,最终同意

点,还不得做出任何伤害姬云雷的件。除了刁义得保证雷学医的决心。举动外,甚至,姬云雷提出了条是姬最重要的一

姬云雷在“盖医生。”刁警官生“好吃到要死的农家小厨”的座位一名的在一起。”一起;我就和伦和须尽欢生活在上说,“后来我以第绩顺利毕业,做起了

觥筹交错。此时厅里人声鼎沸,已经晚上了,餐

下午该做的事还是要完结被吊胃口,听着故事。起,继续这才在下班后齐聚在一做的。只是大家耐不住故事没当然,这一连串的中午一直说到现在,事并非从

对姬庄士有的恶行咬牙切齿裴敏、久。一提回庄士有,身经历了这一切,时间遭遇感到痛郝勇、白灿和戎煜无不宾,即便亲仇恨值依然不减。心,也无不对也过去了那么闫丞宾对就连闫丞庄士有的云雷的

“好在庄士有最后被。”闫丞宾说。有多少无辜的牺牲判了死刑,要不然还

~医的?”郝勇听姬云雷当起了医法~医,生却没当你是什好奇地问道:“那么时候转行做法

故事,说:“那又是另一个雷顿了顿姬云了。”

么一说,再一次勾起了郝勇的好奇心。听呗。”姬云雷这不妨再说给我们

闫丞宾当即呵住短,菜都“还听,那故事不比,说:凉了。”这故事

荟再里准一次同众人在餐厅偶纷把顺带点就这样,众人纷的橙汁倒在自己的杯子遇。备干杯。巧的是,余芊

厅老板要具。找餐了一个套新的餐坐下后,郝勇主动姬云雷邀请余芊荟

板将餐具拿过来,说:板老板叫的怪生分的。我姓牛哥、牛老弟都叫牛志远,叫行。”我的常客了,老“你们都是牛,

了起来。”郝勇当即叫牛哥。“好累,

牛志远这回厨房忙去了。。”说完,“那行,你们慢吃

不楚的关系芊荟和姬云雷不清荟倒起了橙汁,可余芊郝勇也,主动给荟连不管之前余误会忙摆手拒绝了。

?”闫丞宾问“怎喝橙汁么,你不

“从小就不喝”余芊荟说。

而且美容养颜。”的,又不是什么色素。”裴敏说,“关键是“橙汁富含维生素,这还是天然榨

大家有劝她,而且还很难喝。”喝橙汁的意余芊荟见:“橙汁不是咸的思,忙坦白道

地看着咸的?”众人一脸疑惑地问道:“咸的?谁说口同声芊荟,异

,他表情,还说很脸难喝的咸。”余芊荟解释道。,而“我小时候有个朋友且每次喝下去都是一喝橙汁就经常

,姬云雷作为故才听完姬云雷的故到了什么。云雷曾说过,邓恳的橙汁里因为混有事,大家刷刷纷纷想起姬双眼睛齐来特别咸。好几应也很快,且突然意识氯化钾,喝起事的讲解者反地看向姬云雷

养母,不“我是亲生的?”姬云雷问记得你说,崔向荣是你

叫竺笙?”见余芊荟收养你以前点点头,姬云雷追问道:“崔向荣,你是不是

么,反问道:“莫非说不出话你就是那个姬云雷?余芊荟惊讶地来,突然她也想起了什

。”,到忘忧孤儿院“对,弃疾孤儿院

你是不是就是那我还一直在想生活估计活不成第一次见你的时候,的名字,又是一样的症状。但是后来我个姬云雷。又是一样已,说:“难怪,庄士有在一起余芊荟激动不了......又想,你和

,我好像说错话了抱歉。“抱歉抱歉芊荟赶忙表示。”余

“没事。”受庄士有雷因为遇见了多年的影响活得那么精彩,喜悦之情涌上心头。姬云见的好友,且不

“你知道吗。”段时间说没有没有姓姬,后来我有们都的,所以我才以时我还伤心了好长一为你已经死了,想过去找你,但他

道:“跟刁我觉得姬云雷这个名字太多灾时间,后来才改回来的生活,我随刁警官姬云雷赶忙的。”姓了好长一警官生活后,多难了。为了迎接全新

.....”余说。芊荟难怪.

前叫刁什么啊?”字,郝心又被勾起,忙问道一听姬云雷曾经改过名勇的好奇:“你以

道。“刁昖(读作‘岩’个‘公’司的‘,日字旁加公’。”姬云雷回答

当其他人姬云雷突然想还在琢磨着姬云雷:“闹闹怎样了?”闹闹了,忙问的曾用名时,

你也知道狗的寿命没。”余芊荟有些惋惜地年他去了那么长,前说。都那么些年了

得我......”道:“如果有些惋惜,感叹还记不记姬云雷也觉得他还在,也不知

不完的话。不过叙旧的时间有的是,一次碰杯。一起经历了苦难的姬云相看着对方,一别丞宾的号召下,大家再在闫十几年再重逢,有说雷和余芊荟互

”。当然,也化钾后恍然大悟而决满橙汁的杯子,包括得知橙汁咸众人高举着装是因为掺杂了氯大声其喊道“初次尝试的余芊荟。干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高武:登录未来一万年长月烬明方天仇林轻语官路权图花青春神豪:从被校花嫌弃开始身价暴涨在你心尖上起舞叶宁林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