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冷案奇谈 > 救人和杀人

救人和杀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高人体生理机体“想要了解医学,首先我们得了人,因为医学是。”庄士有说。健康为目的而设立的学科理疾病和提以治疗预防

难免有骼、器官的样子和室里,和栾络石此前从没哪里弄来了一套立体地绘制了骨见过这些,也不知庄些瘆得慌。的人器官模型立在教士有从上面清楚详细布。姬云雷、竺笙

雷和竺笙听得很认真,称、位窗外。倒是栾络石并不是特别士有挨个指着模型上显示的器官三个孩子讲解器官的名置和作用,姬云感兴趣,时不时看着

与此同时,闫丞宾案件信、祝君妍和刁义正在会议室就新的展开讨论。

“尸刁义度非常高可以确定两因为事。”。”,“一是死因,不光是检后化钾并没有亡的关键原因之一脉推注氯化,这也是导致邓恳死钾;氯经过葡萄糖的稀释,浓

手可能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脉上,凶,准确地扎在了静“其次是扎针的位

基于得这桩尸检结果,闫丞宾有些庄士有一刁义提供的这样的话不就只有过于简单了,说:“案子未免个人吗?”

”刁义反问道来?既然想要杀邓恳,为什么当初还要把他救回“还是那个问题,士有

的调查,不管是三个化程度都不高,家里大妈还是两个可是根据我们对其他人闫丞宾说:“人或者身边人都不是学医的。”门卫,他们的文

道:“还谁应该吃么药,搭配什么药吃,他并祝君妍补充没有有盖伦,他只知道接触过注射。”

不可能。”只要孩闫丞宾说,“所以盖伦从庄士有那里偷偷常熟,“不过盖伦和庄士有非了解关于注射的子出现什么一些知识,也不是大问题,都会带到庄士有面前。”

注射,扎准的概率情况下,自己瞎有多大说完,闫丞宾看向刁义,问道?”通人在没有医学背景的唉,刁义,一个普

一半一半吧。”刁义想下,回答道。了一

闫丞宾问。笼统?”“这么

液推进上操去就可以了。”然注射看上去很高级,但实际“虽找到静脉所处的位置,慢慢把药单。说白了,只要作步骤比较简很需要专业性,

说完,刁义伸出指着右手肘窝清晰闫丞宾看。了右手的手臂并握紧了妍和可见的青色脉络拳,左手给祝君

说,为什么凶手是‘可”刁来。所以这也是我刚才义补充道,“想要找准静脉扎进去能’具备也不是特别难的事,好找,肉眼就能看出一定的专业知识。“静脉的位置其实也很

是,整个孤备专业的医学知识。实我觉得庄交叉搭在自己的胸前,说:“其太像是凶人具刁义士有不手的另一个原因儿院里只有他一个开拳头,将两手

将他推庄士有确实想杀邓之前要救他一命,如果向风么说。”祝君妍说,,用这么“我刚才就想“先不管他为什么专业的手法,反而会口浪尖。

除非他有足够.的理由...”这种方法将“没错,他自己的杀人嫌疑”刁义补充道,“和自信开脱嫌疑..拉扯到最大。没有必要用

“比如,他也想说道。。”祝君妍举例这种方式为自己辩解到了这一点,想用

和的,平常头以示自己同意怎么不见例子的刁义。接着来回看了两圈,闫又看了看点闫丞宾看了看祝君妍,君妍举的么有默契?”你们丞宾说:“这一唱一

平常就很有默契啊。挑了挑眉,说:“我们刁义

“是你跟不上?”我们的节奏吧祝君妍紧接着调侃道:

啧......没“啧啧了。”地说:眼两人,一脸准是我节奏老领闫丞宾又来回看了一

步,有依然是现在庄士的机会,紧接号嫌疑人,盖伦已。咱就进入下一二人反驳聊聊动机。疑而宾并不打算给着说,““总之!”闫丞也只是有嫌

他人事。”过其本,说:“根据调它坏事,或者对其造成了关进棺材外,并没有做不良影响的祝君妍看了一眼笔查,邓恳除了把阎判武

武有关。如果说有动机的话,“所以,应该还是和阎判

这次尸检比较轻松,的影响,空闲之余开了自己的的缘由,汇报道:“由于再加上手路莎莎笔记本进行了一个简祝君妍说完,刁义也翻单的调查。”我对所有孩子来孤儿院

清空了,所以被症,因为巨额的患有肌肉纤维疼痛家里的资产快父母抛弃。”医疗费,把“姬云雷是因为

患有爱丽丝梦游,接了烤火器上面的冬天,她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至于她想把刁义翻开下一页着说:“竺笙。三年前看得很大,以会出现偏差子上,结果搭在围巾放在桌仙境症,视觉有时候

燃了围巾,迅速引起最终被大火“烤火器点。”笙的父母为了救竺笙了火灾,竺烧死

宾有些,闫丞种道不明的辛酸。听着这

有些难过祝君妍也觉得,叹息道:“因多痛心?对竺笙来说该这得多这病就这样把自己的父母为自己害死,

石和栾水仙......”“栾络

细说了,就直接说打住道:“不用详些既让人对不负责些患病的续补充,闫丞宾因听任的父母感到生气刁义刚要继谁和邓恳有关吧。”,又让人对这不了这可怜孩子难过的事,忙

刁义看了一眼抛弃的经历,刁义合不负责任单地上笔记本,简母不想抚养患病的孩想些什么。反有。”的父宾,明白他在子选择闫丞说了一声:“没正都是一些

力去动机的排查范围有关。”祝君妍总结道有必要耗那么多精莎莎“就目前杀寇瑾的动机基本上和阎判武看,我们可以认为凶手于宽泛,我们没的调查来一样,除非凶手主机,就像路逐一排查。”动招供,否则这,“就算真的有其它动

会会聚在一起,其它时间和其他武的人际关系挨这一点,死人,除了吃饭人都基本融入,他一直称自己是个问了话。”阎判武说,“可是同我们了解不进去。”“所以基于的一样我今天就阎判的时候

“不管是大特殊人还是,没有谁对就一个字,‘怪’孩子,对他的评价基本的好感。”他有

祝君想了判武的事找邓恳和栾络谁会专石报复喽。”也就是说,没有门为了阎想,说:“

头,说:“应这样。闫丞宾点了点该就是

能从排查。”来从动机入手就会像在桌上,说:“看医学这方面缩小嫌疑人范围,并深入大海刁义双手十指交叉搭捞针一样了,我们只

的头号嫌疑人能因为庄士有曾经救的嫌疑相比之“客观上恳的命,而盖伦,目前闫丞宾说:减小甚至排除他的嫌疑。”过邓下会然是庄士有,小一些。我们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高武:登录未来一万年长月烬明方天仇林轻语官路权图花青春神豪:从被校花嫌弃开始身价暴涨在你心尖上起舞叶宁林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