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冷案奇谈 > 我只是物品

我只是物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祝君妍先让祝君妍尝尝……宾在做完饭后得尝尝能初说的那样,闫丞轻时的闫丞宾给年轻时不能吃。”年夹了一片肉,如同当

样诶。”不错诶。”祝君“诶,还不相信,除了那个胡萝卜丝妍点了,味道还像是你第一次做“我还真点头,夸道:

后,闫丞宾和祝君妍分别将菜轮番端到屋外。得到了祝君妍的夸赞

的菜上桌,他们养成姬云雷洗了个手后才一起开了良好的习惯。虽然饿得不行,丞宾看在眼里,不由得一行人还小声夸赞是在动。祝君妍和闫等待所有

在他们吃饭的时候,祝君妍和闫间,两人试图找君妍在一些有二楼翻看女生的房间,丞宾上到了楼上。祝楼翻看男生的房价值的线索。闫丞宾在三

于暂且想不出房间里找到了一个5位字母密码。屏幕提示,需要输入丞宾只好找一找其它的。凌志的房间,在闫丞宾首先进了充密码箱。闫丞宾看了看密码,闫

“你在做什么?”

回过头看向口,原来是阎判武丞宾吓了一跳,

问道:“你不和见阎判武的手里端着菜盘子和饭们在下面吃吗?闫丞宾

里吃的房间判武摇了摇……”说:“我从来都是在自头,

间,还判武回反锁了门。了自己的房完,阎

,觉得有些不用提了奇怪,那些小伙伴就更那么神秘。闫丞宾听见了反锁,为什么连吃饭都的声音自己也不算外人,

武的判武并房间前,敲了敲门。然闫丞宾来到阎判没有出来开门。而,阎

敲了,他是说:“不用门的此时,。”不会开姬云雷走了过来,

”闫丞宾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能在阎判武吃饭的时“充院长曾经下候打扰他。”姬云雷回答道。过命令,谁都不

既然阎判武都把房己也不方便暴力门锁上了,自入,闫门而丞宾只好等阎判武吃完饭后再去屋里一探究竟。

间吗?”闫丞宾问道。“我能去看看你的房

,“就是那。”房间隔壁的房门,说云雷指了“可以。”姬指阎判武

要新。比如里的毛巾、牙刷、衣服闫丞宾走进姬很多东西比其它房房间,发现这里的云雷的

“你什么时候宾问。来的?”闫丞

几天。”“就前回答道。云雷

眼里他们不要你了?宾说的非过的问题伙伴就的,否则姬云雷和其他你会来这?是父母不在常直接,在他”闫丞不会在这里待着了,没有什么难以启齿了,还是“这里这些是在普通不是孤儿院,为什么

姬云雷也们不要我没有表现出特别说:“他了。”心,非常平静地

这,关上了衣柜,走到姬气地说云雷的们说理?身前,有些生字?我雷衣柜的闫丞宾听到正在翻着姬云弃的道:“凭什么呀?去跟他,哪有把自己的孩子抛你父母叫什么名

。”平静地说:“他们说令闫丞宾没费就够了。所以我就姬云雷竟非常留,想扔就扔有想到的是,了,他们可以不履,他们想留就行抚养相当于一件物品我的义务,寄一点抚养

这番话。闫丞宾一个十出话来,他完全没有想到,一时惊讶地说不几岁的孩子竟然能说出

名字?“你父母叫什么

肃地问不愿透露父母的名字,,可姬云闫丞宾压着怒火,严只好作罢。姬云雷怎么雷沉默不语。闫丞宾见

裴敏这,也纷纷出了气愤的表不光是就连白情。灿和郝勇听到

解。子当做物品的?雷哥,这话你“哪有把自己的孩常不理”白灿也说得出来?对于姬云雷的反应非

我在就跟他们干翻了!”郝勇愤懑难平地说。“要是我,

竟然那么不幸……”的童年裴敏愤怒之余,还带有许多同情,说:“我没想到雷哥

定地回答道。初他们在抛弃我的时云雷是重复了当我说的而已……”姬“我只不过候,是怎么

样。了……太淡定了…瘩一抱双臂,像是“天哪……雷哥你真的些可怕……”裴敏…淡定得有在抚平鸡皮疙太强说着,下意识地抱了

句么?能……弱弱地问一”白灿小心翼翼地提你抛弃“我啊?”问,“他们为什么要把

“因为我患有肌肉的各个部位都会感觉到雷解释道。纤维疼痛症,每不同程度的疼痛。”姬时每刻,身体

种各样的治疗。钱都砸当于白砸。”时没有办法根治,甚至好多医生都不知道了,但相了各这个病是什么,挂“这种病当各种科,进行

没有表现出多难过姬云雷回忆起自己的而早已将这事看开,语气非常平淡。过去,并或者多愤怒,反

养我。虽然最拖垮,索性把我送到了弃疾孤儿院。”终法院判决抚养权里穷了,他归男方,但他怕我继续们俩闹离婚,然后谁都不愿意抚为我的病,家

然没有明说“父亲但在用词的时候不满,甚至不或者显露出他对于家方”他和家里人的关系,承认。,故意用的“,而非爸爸”,也足人的姬云雷虽

?”裴敏也不愿多“后来呢?小讲述的故事上。提姬云雷的伤心家事话题移到了姬云雷男孩是谁刺的,便将

“后来我们取了所。”闫丞宾说道。有人的指纹,最终确定刺杀小男孩的是郜结了昂,案子就这么

“不是吧?这么简单?”白灿有些信,竟然那么快就了解了。不敢置

摊手,说:“的孩子做的。而且是什么,他哪会想那么与世隔闫丞宾摊了绝的一个况还是深居在那么地方都那么复杂,更何不是所有的案子郜昂连警察都不知多?”

说,“那郜昂“这倒也是。”郝勇是什么?杀小男孩的动机

“他们都认为那个小这么一路追,最后追丞宾回答道在院子里,等鬼一现小男孩跑了。家都被鬼吓怕了,鬼赶走。他直身,他俩就就直接刺过去。”没刺中,。“结果第一刀男孩是鬼,他觉得大到了油菜花田里。接拿刀埋伏

的血放武的房“还有,他不知道,所以才确定用后,郜昂出来,鸡才会死能不能对付鬼,所凌志杀鸡确定鬼会流意跑去了阎判间,用刀割了一阎判武的手指刀去杀鬼的。”的时候是先把鸡。发现流血了之血。然后他想到了充以埋伏之前还特

地摇了摇头,气又好笑说完,闫丞宾不知应该如何评价郜昂。

丞宾喝了一口茶“我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说完,闫

“唉,我一直想问道。男孩到底是谁啊啊?那个小,到底有没奇地问?”裴敏好有鬼

孩不是鬼,是实实在人!”闫丞宾说,“以确定的是你们说,我们到现在都的信息,不瞒的父母是谁。”次,小男首先小男在的不知道小男孩是谁,他

“这么神秘?”白灿觉思议。有些不可

“我觉得…我也说不上来。”觉,他神秘,给我的感神秘的不止是小男孩吧那个叫阎是不是中二病很严重武的男孩最?”郝勇说,“那什么…,还是那种病娇黑化的

“还有那个叫竺笙的女我是实在没听明白……”孩……”裴敏补充,屋子到……还有那个你底是不是扭曲了四臂的怪物看见的两头道,“

“别着急,别着急……我一个一个讲给你们听。”

事。他在弃疾孤儿院发生的姬云雷继续回忆并补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高武:登录未来一万年长月烬明方天仇林轻语官路权图花青春神豪:从被校花嫌弃开始身价暴涨在你心尖上起舞叶宁林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