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冷案奇谈 > 这时候弃车

这时候弃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撞死应赴,就目前我们接下来“首先,王唤开车证据片扎眼的行为得深挖王唤和应赴的该没什么问必须要考证的案子,大家还链来说应也就是说还题了。但是王唤为什么疑问吗?玻璃碎,是关系。针对应赴的什么还要采取

是什么时候弃了一会见众人摇了摇的车?”儿,问道:“王唤,唯有姬云雷右手搭着下巴,思索

月21日早上十点监控,唤是7勇回答道:山的。到偏二十左右将车开道路“根据

?”闫丞宾问道。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出小区的,并不是乘坐,翘~帽子和“我后面又看罩的男子是打出租车进姬云雷换了个姿势了看监控,发现前后,那名戴的肇事车辆。”第二起命案发生的时间,随意比划着手势。起了二郎腿

提出了自也有可能因为王了人,短时间内不敢再开那。”郝勇的观点。唤的车撞

迹清洗干净然后弃左腿上,左腿的疼痛感使得姬地的觉得至少掉,这样云雷有一点安全感。”又恢复了之前双~腿落在撞了人之后应由于姬云雷的右腿压在如我是王唤,我不将右腿移开,我会姿态,问道:“假该会尽快把血迹或者痕不得

姬云话说道:“王唤并没有立即处理车…”辆,而是在撞死人后…“我明白你想说什么。”雷的丞宾接着

闫丞宾勾了勾手指,简接着单地算了一下,紧弃的车。”时左右才说:“九个小

全,更何况都很少,此时弃还有其中的问题,说:“雾。选择白天弃车车更安,确实有些反常。”半夜行人和车辆确实比较奇怪,因为大白灿也听明白

“会不会是,才发现车上留下了。”把车处理撞人的痕迹,所以才早上起床之后不太难解释,“等到郝勇觉得这件事其实也了。”自己的车上蹭了血夜晚比急急忙忙较黑,又带有雾,王唤根本没注意

上下摇晃了几下,赞同道:“我觉得郝么显眼。”裴敏握着笔说的其实有道理。“而且既然已经清洗了车,就算白天开,也不会那

着,一言上半掩着嘴,眉头紧锁不发。左手搭在唇姬云雷椅子上,左手肘撑在

接客点和离开的目的地,底是不是王唤。”要根据道路监有深究的必要。因为接时出租车的上车暂时没下来我们只需就能判断出这个人到于这个问题,我闫丞宾表示,“对控追踪来时出租觉得

唤也没别人了“朱贤已经被证实有不在场地问道。证明了,除了。”郝勇不解

下鼠标滚轮,又点一个人。”姬云雷移开了掩着嘴的出来。左手,来到电脑旁,滚,刘彻的个人信息和照片被投影了点左键“不,还有

似。”姬云说道:“都与朱贤、王唤相“刘彻的身材和身高个男没有确认,所以子是刘彻。”也有可能那雷指了指投影屏,彻的不在场证明我们还而且刘

又抵死不认么情况,刘彻打。”“而车又出现电话给方琨,但方琨了什灿补充道:“很有可能因为那辆模且刘彻具备动机。”白

道。接下,只有查清楚他的身份,我们才能这个人进行重点排查来的重点“所以是对缩小排查范围,节约排查时间。”闫丞宾总

还有查这个人的身份……”闫丞宾指了指裴方琨死亡才慌乱逃走敏,继续说道:“陈立的,那个人只不过“所以,郝勇,接下来民那边也要尽快任务就是是因为看到立民杀摸清他和方琨的关系,的。”你的说不定人根本就是陈

和裴敏异口同”郝勇声地回答“明白。道。

“那我?”白灿问道。

隐藏的矛的字,分配道:“了圈和姬他们和方琨还有没有盾。闫丞宾用板上手指住在b栋的这几户,你象征性地圈云雷再深挖一下,看看

“行。”

上九点十分了。闫丞宾看了看手表,此时已经晚

“没什么问题就都辛苦点,我这几天大家早点回去休息吧。”们争取早点破案

散会闫丞宾宣布的办公室。后,众人回到了各自

郝勇、白在椅子上,看着天花板。灯离开办公室。下资料姬云雷回到唯有灿和裴敏稍微收拾了一办公室后,躺坐和办公用具,纷纷关

并敲了敲门,来到闫姬云雷抿着嘴、皱着了一会,姬的调查和会议分析。坐眉,反复回忆今天丞宾的办公室云雷站起身

门声,抬头看了看姬资料的闫丞宾听到敲云雷。什么事?”正在整理

“我想,能不能申请单独搜查?”

理由。”

紧不慢地分”姬云雷不模糊不清。”视频拍摄雾天的晚上有雾的白天,画面更加一般情点问题。“因为得王唤弃车的时间有析道,“我还是觉人们都会认为监控比拍摄没况下,

。因为应赴车辆。既然他敢选择是被车撞死的于被拍这件事无所谓了,那他白天“他既然选择乘坐出弃车,也就是,警方一定会重点排查肇租车去行,应该是出于安全心理车去行凶说他应该为何还要选择乘坐出租

几句,但姬云雷并没有丞宾想针对姬云雷提出的观点说完。

弃车的时间是早怪。”姬云雷紧接着分析但又说不上来是哪里开自己的车,行凶十点多,第二起,“可王是在一个小时之后后直接弃掉不是更合理吗?“直接命案发生的时间却。我总觉得怪怪的,

份后,才能迎刃而解。:“我明白你的顾疑男子的身雷停止说的,所有的疑问只有说道了几秒,见姬云刚才闫丞宾等在确定了那个可了分虑,但就像我析,于

人先。”出租车去现场弃了的还是他只不不管方琨是他杀车,然后搭了时间点出入过案发现场。就过杀实在十点算他的行唤,我了个寂寞,有但事实就摆得不承认他确他确实在那个在眼前,你也不如果那个人就是王在你看来不合逻辑,一步,至少

它的可能性。”见姬云雷仍然摆着如果那个人被证配给你的任务去做。就先按照我分表情,闫丞宾继续说道分析其:“所以,你不妨一副疑惑的们再按照你的思路明不是王唤,我

立民呢,也没准就是b排除他也只是杀了个“而且,就算人不是王唤,也不能栋的哪个住户呢?”明那个我们寂寞的可能性。说不定是陈

道:“。”边拍了更加说完,闫丞宾站证据,语重心长地说身,得注重条理性和逻辑性走到姬办案子不光要拍他的肩膀,比方才我们做警察的,讲究云雷的身

白灿又觉得另一处非常独到的见问题,然后都越乱。那最后能捋清楚什么呀?只能把案子越通,郝勇和明,对案,小敏子觉解。但我打个比得那儿说不情分析呢有“我知道你很聪方,你觉得这里奇怪来申请单独搜查,

闫队。”白了点头,说道:“我明导,姬云雷舒展了眉头并点了听完闫丞宾的教,谢谢

“行,早点回想开了,载你一程。”见姬云雷去吧。起来。闫丞宾说话也正好我也要回去,开车和蔼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高武:登录未来一万年长月烬明方天仇林轻语官路权图花青春神豪:从被校花嫌弃开始身价暴涨在你心尖上起舞叶宁林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