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冷案奇谈 > 领队闫丞宾

领队闫丞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手伸向尸体,查看境和状态,两位男警警察仔细地勘部。汁~液覆盖的尸体的面着尸体位男警察则将心地上了楼,剩下那着未完全被黑色察迅周围的环速又小

闫丞宾来到窗边,小心地推了推。

有被锁上。奇怪的是窗户并没窗户推不开,

闫丞宾随后分别来到一楼同房上,可依然推不开。间的窗边,发现其它窗户同样没被锁

西顶什么东是左右有可能是外边有推拉的,窗户打不开~住了。窗户是朝外开的,而不

也不是一住。再加上黑大号透明色汁~液的浸染闫丞宾来到想要发现这些透明胶屋外检查,发现所件容易的事胶封有的窗户都被封箱用的

,吩咐闫丞宾随手扇窗户都拍一张照给一楼的每召来一正在拍照的警察,随后走向报案人

钟,隔着防护这才几分受不了了。严实的防护的大汗。,不一会儿闫丞宾就服都能清楚地看到满额闷热的天气再加上

“天气那么热,去,非中暑不可。不过,闫捂着多难受啊?上比起进报案人的家我家凉快凉快?议,闫丞宾更倾向于去死者的家一边搜查线索,一边解穿下”寸头男子好心建丞宾也觉得要是再这么暑。

你刚说,她住哪啊?翠也是村子里的人

了指现场后寸头男子指就是那。”房,说道:“不远处的一栋同样是两层的民

闫丞宾凉快一些。总之就是别勘察吧。,天气热,尽快有,再准就算不喝,贴着身也能,轮换着来。实在不行,让他诉他们们勘察几分钟然后休息你去告备几瓶冰水,一警察吩咐道:“一会闹中暑了。

了防护服,走向随后,闫丞宾脱下翠的家。了松

量了一番,发现窗台先绕着态至少有一松翠的家走了一圈打宾首上积了一些灰,个星期了。闫丞应该是保持敞开

的大门大门是锁着的,锁。易破坏窗台,闫丞宾便招来一警察撬开了松翠家翻窗户又容

闫丞宾走进松上放着已经完全前就遇害了,已经发臭砧板~医确定。了苍蝇松翠应该是好几天翠的房屋,映入眼帘的是厨房的蔫了的蔬菜和爬不过具体时间还得等法的肉,看来

斗的痕迹。闫丞宾从厨房出来一的一切都显得非常自然,并没有路走到客厅,眼前呈现任何

第一在家里。即便存在案发现场,至少也不是

顺着楼梯走上二楼,所有物品的摆放如一楼一样非常规整。

解了松翠的都有一个共同点,作者职业——记者。,这在这里,些报道贴有许多都是松一小张剪下来的报纸闫丞宾了墙上翠。

中的稿件这些都是松翠整理桌上还放有一本上面杂乱厚厚的笔记本,地写有非常多的文素材。,大致浏览一下,发现

木。宾走到二楼的窗边闫丞,一眼望去都是

翠的家边的位置此可以得知,松窗户整个齐桐村最靠望去走到另一侧,或者说现场附近处于,都是民房。由

经坐在阴水散热。乎为了避免中暑,已凉处喝再向下看去,裴敏

警戒线外的围观村民孩和一位老人是死者的家之中,有一位女不远处,也就是属了。在哭泣,看来应该

能见松翠最后一面。,松翠的亲人还不但因为现场还没排查完安慰,一旁的警察和村民都在试图

宾在离一遍,并线索为了保险起见,闫丞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翠的家之前又仔细翻查开松

要的线索,也有很没有针对性地找,询问相关信息。看来想要死者的家属和大概率即便是非常重也是村民们口中了解松翠,还得从会被忽略,这样

边安慰着,一边询问关到死者家属身旁,一闫丞宾来的事。于松翠

翠的母亲边,后也就是松翠母亲身边示,本来松住的,但在7月7号,松翠松翠一个人回到了就将万姝送到了她的身位是松,因为万姝想“姥,她哭着表女孩——一起姥”了齐桐村。翠和她的女儿万姝——年纪大的那的小

联系不上。我擦泪,接着姝接回去的,但一直也还以谁想竟然出了这么说:“本来约好了过几天就把万挖掘素材或为是她忙着又跑去哪儿!”者出差了,大的事老人用手帕擦了

的?”“具体什么时间联系不上

....7月“应该是7月..0号......对,7月10号。”1

纸巾一边问道:“着泣不成你爸爸声的万姝的眼泪,呢?”~身,一边用闫丞宾蹲下

就去一个漂“他很早很早亮的地几声,回答道:万姝抽泣了了。”

“漂亮的地方.诉万姝。丞宾看了看老人.所以用这快意识到应该是去世了,只不过万姝还小,种含糊的.,很񱜆法告”闫

将话题拉入正轨。了几句,闫丞宾逐渐关怀

“那个,现在我们能不能签还不能判断松翠个字,我们好尸检,死于他杀、意外还是自杀,所以我们还得麻烦您,确定她的死因。

尤其是农村,一般这种情况,决反对,应该怎么试“伤害”人的人会坚的想法。闫丞宾甚至已不要再受任何人都有一种希望保全家说服尸体,想好了万一老

谨慎,肯定不是意能自杀谁能想害我女儿的命,检,她坚定地说到,老道:“我女儿她有那么小心绝不可。一定是有谁想要你们一定要帮我查清楚!人非常同意尸

似乎知道有谁女儿曾经和谁发生过不愉不利,追问道:家?快,或者有什么仇可能会对见老人如此笃定眉目么?比如您松翠,闫丞宾感觉老人“对于这点,您有什么

她做事一向一样。而且了,她一定是被什么人害死的。”我觉还真拿不准,只是最了解她不过得,她把万姝“这仇家算不算有我候,神情什么的和往常作为她的母亲,也是非常小到我这儿的时心的。我

打击却不小,闫丞宾也不好在这种时似乎也打探什么消息,万姝年纪候询不到从老人这儿小,受的问万姝

边的一警察给老人取一份解水瓶喝完后,走剖同意书让闫丞宾让身在阴凉处乘凉了过去。。将手签字,回头见裴敏还坐里握着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高武:登录未来一万年长月烬明方天仇林轻语官路权图花青春神豪:从被校花嫌弃开始身价暴涨在你心尖上起舞叶宁林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