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风流在乡村 > 第46章 人在他乡

第46章 人在他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1章正文]

第4第46章人7节在他乡

冲着张少喝道:“你陈晓天一听伸手就你们一块儿睡啦。”陈跟你爹一哦娘着张了房去,然后狠狠去拉张少嘿嘿笑着说:“今为你谁呀,回去天我就跟到张少说要跟他们一晓天勃然大怒,起睡,以为自己听错!”说少问:“你在说什么了,要一哦睡吧,要将他推出”张少地将门关上了。

色一意?”哦地瞪着他,不由怔道:“怎么,我将他却见文秀满脸怒一哦回过头来,陈晓天赶出去,你不乐正要再骂

哦色一哦地问:“你跟张少他们说,我是不是?”文秀满脸怒一从小就睡在一块儿,

一个人睡在这里被日的欺负吗?所以才找张少那狗一哦,伸手一哦摸一哦着头说:“我不是担心你。”个理由留下来,保护你陈晓天嘿嘿笑了笑

张少对文秀文秀正想说什么,却来,陈晓天叫道:“你看到没?这是他的少拿着一张磁卡满地盘,他进脸讥笑地走了进听得门被推开,只见张指着自如。你说你一个人睡在这里,我放心吗?”

文秀气出去!”个人都给我乎地叫道:“你两

:“你叫我去哪里啊,晓天叫苦连天生地不熟,四面伏敌这里我人,又身无分文……”

:“你就说是我说的。你开一哦面前台处,叫张少很是潇洒地说“你去下一间房。”他们给

上躺,却被文秀硬生生幸灾乐祸地大笑也出我要休息了,请你说:“张少,我还是睡这里比去吧。”说罢就要陈晓天不干,说:“给推了出去。张少正想较舒服。”秀对她也不冷不热,文

愿地走了出去。顿了顿,冷酷,无可奈何地说又夹一哦:“那好吧。晚见文秀表情坚毅,争辩的安。”着不容说着极不情张少

门重重地关上了。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哼了一声,皆张少陈晓天与张少相互偏过脸去。刚一出去,文秀伸手将

睡一觉吧,还是去这,立即朝楼下走去。风,喊了能在走廊陈晓天拍了秀几声,文秀却丝毫楼下走不应,眼见张少朝暗想,今晚总不去了,陈晓天开个房,想到

陈晓天对前台小来到前台一哦姐说:“请给我处,开一个房间,三楼。”

来,忙一哦抽你干什么?”哦姐猛然抬起头他握手,伸出手去台小一哦姐头也手,气恼地叫道:“前台小一哦握,前台小一伸起了手,陈晓天以为握了一哦回不抬地向陈晓天姐要跟

陈晓天惊讶地说:“欠跟我握手吗?”不要要

姐气乎乎地骂了一句:台小一哦来!”前“土包子!“身份一哦证拿

人在如雷,恨不得将前思索,陈晓上踩她几脚样做,俗说以泄心中之愤怒,但是,经过三思陈晓天暴跳台小一天并没有这“身份一哦证没带。”不低头,唉,晓天只得也气乎乎地说:丢到屋檐下,不得哦姐提起来

地说:“没身嘀咕着份一哦证不能开一哦房,难道是从台湾那边一哦姐冷冷前台小:“身份一哦证也没有。”接着小声偷渡过来的黑人?”

的那是你处理不周,个老板叫我来的,听到没?要不。”见前台小一哦姐小心他不给你发工陈晓天大声叫道:“是你们姓张无动于衷,陈晓天又说:“是张少一下。要资!”你打个电话给他确定

上拨通了张少的叫来的,要开一哦姐这时才白了陈晓“张叫,这哦房……”儿有一个土包子说是电话,娇嘀嘀地说:台小一一触及到工资问题,前眼,从前面的电话

!”张少恨恨地说,一说完便挂了电话。“别理他

,我们老,没好气地道:“走开了怔,重重地号人!,瞪了陈晓天一板说没有你这将电话放下一哦姐怔前台小

扭一扭地朝要发作了出来,据着水蛇腰女子从楼梯口走,却见那名一哦性一哦感睛一亮,忙迎上去说天眼这方走了过来屁一哦股一:“是陈晓天正,陈晓你呀,这个……”

一哦性一哦感女子白了陈晓天眼,哼了一声,熟视无睹地转身朝酒店门口走去。

陈晓天怔在那儿愣么这城市里的女人都们乡村里他一哦妈一中大骂,血动物?还是咱,心了半晌哦的是冷娘一哦们好……的姑一哦

来到三楼,在文,里一条信息,说:我没处可去,在你房间外。手机,乱捣鼓了一番面没有反应。陈晓秀所在的房间外站极沮丧地住了地上,拿出便坐在,伸手敲了敲,忍不住给文秀发了

这儿干吗?”来,一见打开,只见文秀昌出了一个头一会儿,房间门被陈晓天气地问:“你坐在坐在地上,生

“那一哦房。身份一哦证不给我开负我没个狗一哦晓天跳了起来,气愤地叫道:,那帮人欺日的张少把我骗到楼下

文秀半信半疑,说:“张少不是说了吗,这是他,他……”的酒店

“得了吧,”,哼!这里没恨不得我将赶出这里:“你陈晓天没好气地说以为他会那么好心?他一个好人!”

进我房间里来吧。”:“那你文秀撇了撇嘴,说

“我的钱还没拿到呢。张少说给做梦,气恼地道:“你说样,我们应该”文秀顿着陈晓天说:“哦精一哦打采地说:得快什么呢!”陈晓天秀听了,顿时做,不然上说:么好心,你或许不知道,你了。你以为他会那真了陈晓天站起身,走了早知道这吧。”文,他会那么好给你的吗太天”陈晓天哼回去的。”文秀无要你钱在床了一声,说:“你真是进去。他坐给你开一哦房,不声不得。我钱,给你一直又不给。他早就那个里来,是要你上一哦床!幸亏我来?他把你哄到这

”说罢便朝文另三者知道。你方欺负我,哼,顾,问:“什么招?”在床上,看着文秀,说道:“就是这一招,下,陈晓天猛地朝陈晓天的手。陈晓天将待到了告诉你,其有将人置于死地我悄悄地告诉哦的坏人,就你开始迎将人丢进过来,险,我一舌头交一哦缠在一……”陈晓天,顿时,两人下来,伸说:“你得了来,她将扑在床秀稍反抗了一番,当陈实我还有文秀抱霍地坐了秀挥吧,还血债血还,你除他们血债血还!”文秀放子慢慢地。”文秀不屑一妈一去拉猪圈,你还会有什么招奇地来到陈晓天身边,,也不会让:“文秀,这幢起来,向文是我的刚坐服。文秀气吸着她的津一哦液出舌头时,文秀将手文秀的双手压的嘴里,轻轻人,我感到很亲切,像一招,非常厉害,了挥手:“因为这接陈晓天,就算说出口一个,说:“过来,我这帮混蛋,急败坏,恼怒地叫道:恨恨地说:“晓天将舌头伸进她舌战。陈晓天神秘兮兮地说出其不意,置人于死地,开起了一番激烈的丧气地躺在床上,你。”文秀好一招太过一哦说罢便去脱文秀的衣陈晓天垂头般不会随便说出口亲人。里,都是他一哦竟然在这鬼?”“我还会……”我的地盘,我一定要“你放开我!”说罢伸手吻了上去。文上,哈哈笑陰一哦

着头对着开大嘴,朝着一只对大玉一哦上去弹妹,站在那儿不同的形状。陈晓天将大玉一苦而欢呼吸急促起来,文秀的衣服拉了上去陈晓天嬉笑。陈晓天对白花花的大玉一哦峰她那一对坚一哦面前一览无余,像两只哦愉地闭上了秀目。在陈晓天随着陈晓天的一哦揉一陈晓天慢慢地将手伸到挺,一哦摸一哦哦爱一哦的小妹足,,没多久,文秀的那文秀一哦胸一哦前,在,将她的一哦揉一哦搓一哦丰满,文秀啊地一声,痛胸一哦也取了下来一哦性一哦十的玉一哦峰了轻轻可一哦捏一哦而变着峰变得更加丰满而哦峰咬了上去文一哦渐渐地,文秀,顿时,文秀那一

绯红,哦揉一哦搓一哦,文秀啊地一面如桃花陈晓不懈怠,各抓住文身一哦子扭了起来,似玉一哦峰上滑了下。陈晓天抬起头,看了将嘴慢慢地从文秀的看文秀,只见文秀双腮声,,比平时更漂亮了。一双手却毫来,朝腹下去,乎非常难受秀的一只大玉一哦峰轻轻一

着我干吗?”一哦裸一哦转睛地看着她羞涩地问:“你这样看,而自己文秀见陈晓天停了下来眼,着上身,尴尬而发现陈晓天正目不,睁开双

文秀,你真好看。”道:“由衷地赞陈晓天

“你骗我。”文秀嘴上虽然这样说,心里却甜滋滋地。文秀撇了撇嘴,说:

陈晓天忙说我一定要将你娶回要你做我老婆。”:“我没骗你。文秀,家,

是你老竟然脱口婆嘛。”而出:“我现在,不就文秀更加羞涩了,

便去脱文秀的一陈晓天听了,深受鼓脉脉地忙将陈晓说:“我今天出了很哦裤一哦子,文秀励,伸手天的手拉住了,含情多汗,先去洗个澡。”

点了点头,想说跟文,但想到开始跟陈晓天一哦性一哦感女一回了,也只得秀一块儿去洗子在作罢。一起缠一哦绵时洗过了

弟一哦弟,骂道:“你妹,可苦流水的声音。想着文秀脱今天倒爽文秀站起身活香的迷人模样,手拍陈晓天不由热血沸腾一哦光衣服全了,一天之一哦内一哦一哦起了一么多白眼……”款地面立起挺儿,里面传来,下一了我,吃了那亲两个小妹朝浴一哦室走去。一会身**那活一哦色一哦,款蓬。陈晓天伸拍下一哦面的小一哦顶小帐

一哦袭人那儿,全身雪白,香双手一把起,修全身**地站在挺一哦朝文秀迎了上去。伸起文秀抱住,将文秀身上去探个究竟。秀出来了,披长而迷着浴立,峰傲一哦模样,陈晓天迅速地,那神羞人答答的一哦时,文秀不知暗藏了多少宝物,一双没多久,文巾,一副低眉垂秘的芳一哦香之地,一哦面一双**并在一脱掉自己的衣服,葱青草,里面令人忍心不住想上的浴巾取了下来。顿呈三角形长着葱

“谁的手开双目,问:了起来。文秀睁文秀抱起,迫不及待地便去脱一哦裤一哦陈晓天一哦,突然,一阵手机文秀,子。刚脱了外一哦裤机?”早已热血沸腾,一把将朝床上放。一放下铃声鞭炮似地响

床头的一部手机后将目光停留在上,说:“是你的。陈晓天四处看了看,最

:“是张少打来手机,拿起的。”文秀忙爬到床头一看,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异兽迷城钢铁森林崩坏生存指北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风流在乡村重生之江山为聘你丫上瘾了家有美媳乔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