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借腹 > 第八十六章 婚礼

第八十六章 婚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头用鲜花扎成的婚礼台前,新郎官钟岳站一直在花丛中,着正踏着大红地毯缓缓红鲜红的铺到大厅尽地毯从大门他走来的新娘。眼睛一眨不眨地望

发端飘落下来,在地毯上,一袭象牙色软身后撒出一纱如梦如幻地而来。花,鲜红的荷花,在浪花,像一朵雪白雪白的婚朵洁白的缎礼服的新娘新美丽的从新娘子的中翩然

然失色。打扮的杰瑞手挽是一付标准坤士在新娘身旁的,微笑着的令手中的鲜花都黯神情庄重地走着他的臂弯,右手捧美丽脸庞新娘的左着一束花球

,童恩愣了一持人问童恩由谁会儿神,这个角色通常把她送到新郎手中杰瑞都是由新娘,这个问题还真把也没兄长父亲或是兄长担任的,负责策划婚礼的主她给难住了子的此时的心情既恩自幼丧父,得意又有些酸涩,当初

一个人入场就可以了。”童恩多少“那就不要送了吧?我有些遗憾地说。

“那怎么可以,女孩子瑞站在一旁插话道角色非我莫属。”该由娘家人亲手交到郎官手里,这个出嫁,当然应

当然的表情惊喜的目光,,“难道我迎着童恩不是你的家人吗?”杰瑞一副理所

你一直是我的兄长。”了,“当然是,在我心里,童恩笑

中的。”杰瑞开心亲手把你送到新郎手“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就这样地说。了,婚礼那天,我会

拍着胸脯自荐时,杰想着她一刻,看着走在纱的衬托下,更马上就要成觉。仍不免有些酸酸的感身边的童恩在是真的,但真到为别人的妻子,心里一身洁白婚加清丽娇俏的模样,爱之情更心是真的,疼瑞的开

节奏走在红色的地身上,虽然已旁数准备充足的她有些吃惊。不清的眼心理经有,但参神星雨般地落在她加婚礼的人数仍让毯上,两童恩面带微笑,踩着婚礼进行曲的

可经不住她软磨硬们一致的反对异常激烈。,尤其是许泡,总算准备答应了的婚礼,请几个按童恩最早的想、朋友反对的仪式就可以了她时,却遭到了亲人卉,单地举行个。钟岳开始不同意,法,并不想举行太张扬朋好友,简

一次吗?怎么也得留个“一定要举行婚,一纪念呀。你们重,多不逢吧,多有纪念辈子不就嫁这意义啊!”你跟钟岳能在一容易啊!就当是庆祝

,是啊,为什么不这种幸运,实在太难得呢?恩心中的感慨许卉的话勾起了童庆祝一下了。

打电话来劝就连妈妈和强叔也,她心里,不是不感婚礼的喜庆里明白,他她,童恩心激的。们是想借,彻底冲散她心底的阴

理解她的心情,轻,心,她和钟岳晚上,我一直坐在产房里,当强叔抱强叔打来电话子递给我时,我看坚强,你的毅力,你的来他告诉我,他是为里很感激老人那颗房的沙发上住落泪。”依偎在书品格,都让他忍不你流,当时我不知道他着她的头发大楼,把孩泪。你的轻地抚摸为谁流着宇豪走出医院楼下的汽车泪,后那天善良的心。钟岳很到他流泪了宇豪的那个说:“你生

头看如果当初我遇到的不是你,不你,是你们一家想想看“钟岳,我真的很着钟岳说:为我遇到的是有说她听完好是强叔那样久都没多少可怕,后来,她仰好人,那后果该是。”幸运,因

、爷爷、强。”家的爸爸妈妈叔、福,我感激他,就没有今天的这种幸那么多好人,钟幸运的人。我的前半生其实我才是那你妈个最妈,如们,非常感激遇到了钟岳听完笑着说:“他们,就不会有我果没有

,用我们的幸福来感谢这些爱我们的人。”“那好,我们就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

童恩决定了。

里暖洋,婚礼程序一旦启动,想控眼前一张张祝福的制在一定范围内笑脸,童恩心正实施起来才知道洋的。就很难做到了。看着然而,真

能感觉到那然距离还有点远看不清就在紧挨着红地毯最前的眼睛里含着泪水。样的微笑,虽妈的同时,她也看着,看到妈她的冲她招着上带着和她一眼睛下意识地面的一张桌子旁,紧接祖孙俩紧紧双慈爱楚,但童恩钟宇豪紧紧依相依眶也湿润了偎在姥姥怀里,兴奋地了,强叔那的情景让童恩的眼手,在人群中寻找着,找到到了宇豪。妈妈的脸笑得像一朵菊花似的脸

礼是钟岳提出来,可钟岳说妈来参加婚婚礼后妈身体虽然恢复的不来,劝她留带着宇豪回青看姥姥生活。如趁这次婚礼接过青岛终究不方便,不接妈妈下来一起的。童恩原打算错,但一个人在

了。有。谁知得紧,对于童姥姥,更是,突然有了恩提出留下的建议,小在道妈妈一见到老家生活惯了,对劝她童恩知道妈妈一黏老人黏只有爸爸和他两个人豪,就再也舍不得离开境中长大,极其渴姥。”问题就圆满解决一个这么疼他的叫声:“姥望家人的关的环向喜静,而且在宇豪只撒娇地了。宇豪从把握也没留下来一点

妈,儿子童恩抿嘴走过母亲和漂亮!”你真双手合拢压着声音说:“妈宇豪面前,

都忍不住笑了。童恩开心地笑了,听见宇豪说话的杰瑞、妈妈和强叔,

刻,将在他的记忆在新娘面前时所有经历过的一切,钟岳觉得都已成为了遥有了这一刻的补偿,上午,当钟张倾国倾城的脸庞,让万苦通过一的过去,只有一里永存。,梦幻般的婚纱下那道道关卡,终于站

妈妈真漂亮!”

连新郎官在内,所,一声稚嫩清脆的童空间骤然响起。的人全都被新娘子超凡的美有迎亲音在静谧的丽惊呆了

俊不禁地笑了。围的人全都忍

下。宇豪也搂了一使儿子奖,童的脖子在她脸上亲恩笑得更灿烂得到儿子的夸劲拥抱了一了,她蹲下身,搂住妈妈下。

地拍了一下宇豪直站在童恩身边的许卉轻轻点儿影响,新郎的小脑袋提官会吃醋的。”醒道:“嘿嘿嘿,注意

头向钟:“老爸,你宇豪松开童恩,转吃醋了吗?”岳问

们又笑起来。

钟岳揉了揉儿子的头发,怎,“么把伴娘给忘了?”我没吃醋,不过有人吃你光顾夸新娘子醋了。

身边,小帅哥,你妈这么大一个美女你许卉故作生气地说:“对,太偏心了。”都没看见

卉甜亮!”说着也在她脸甜地一笑,踮起脚尖搂宇豪冲许,你今天也特别漂上亲了一下。住她的脖子,“许卉阿姨

,抱住宇豪使劲在他脸上啵了一许卉乐得眉开眼笑口。

宇豪揉着被亲疼了脸问林一你也吃醋吗?”南:“舅舅,

得更厉害了。这回,周围的人笑

乐成这样,也太帅哥卉一眼,“了。”不淑女,被亲一下就矜持点儿行不行林一南白了许

舅一点儿也不吃醋,知道为什么转头冲宇豪一乐,“舅吗?

什么?他,“为宇豪眨着大眼睛看

呢,他心正美着呢。”张嘴,话还没出林一南刚一口,钟岳接过儿子的话说:“你舅舅这会儿才不会吃醋

的大眼睛不解地转向老爸,“为什么呀?宇豪

要不然他干岳嘴角向上一挑,伴郎和伴娘了,伴郎啊个婚礼圆满结束,每当一下一个婚礼就轮到“因为?”他认为,吗坚决要求给老爸当

。”“知我者,还是钟哥林一南一脸感激地说:

哄堂大笑了脸白着洋洋结婚了?”得意的林一南,“美在人们的片喧闹声中,许卉羞红得你,谁说要跟你和一

别抻着了小心抻太花球堵住她的呆会儿接花球的时候接声说:“行准点童恩笑着用了,儿,别让一绷断了。记住嘴,小急了。”南再

,我帮你接。”话,大声地说:“别担心许卉阿姨,宇豪听见了妈妈说的会儿接花球的时候

什么呢”挠得宇豪咯咯笑得直嘟的脸涨得更红了许卉的,她不敢碰一身婚喊救命。纱的童恩,只好么呢?抓住胖嘟?说什宇豪一通咯吱,“你说

会寂寞。兴,这俩冤家在了。一起,生想到这儿,林一南,心里真替许她抬眼看着钟岳卉高边西装笔挺、喜滋滋的童恩忍不活一定不住又笑

童恩花盛开的婚礼台,一声渐渐低了下步之遥站在音乐走上鲜钟岳面前来,终于,

音乐停止着台上深情相对的座无虚席的大厅一时间了,话屏息看新郎新娘,人们也停止了说鸦雀无声

交到钟岳手中,该说的早就都说么了,轻轻后这一刻,他不想宇豪身边。退两步,转身坐到了杰瑞把童恩的手郑重地过了,再说

静静地望钟岳,从今她站种感觉梦中的感觉,现在,天早上戴上婚纱那一刻在钟岳面前,这起,她就童恩有一种恍更加强烈了。

己。四目相对,彼此看到了自都在对方的瞳仁里

“钟岳,这是了。”吗?我们真的结婚

“是真的,我们永远都不,千真万确。从今天起。”分离

“钟岳,我感福,你呢?”很幸

一种感觉,是你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满足感。我现在了。幸福,就是不知道什么才是幸福“幸福。以前,一直,现幸福。”在我知道非常

时表达着内心的思想,两双亮晶晶的眼睛同也同时从对方的眼睛里读懂了对方的思想。

钟岳吻住了他心爱之人在万从瞩各自从身边的伴郎伴娘戴在手中拿过结婚戒指目中的新娘。的手指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