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将军童养夫 > 第 22 章

第 22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前世传遍大街小巷的名字起了那个江桓之?简妍蓦地

但邵启就想拒绝。若没有或许会答应,可简妍偏僻之地,他这荒凉的简妍张口并不知,往日孤身一人在

“实在……”

,“江公子若能光顾寒舍,定会让我寒舍身后站出来,打了邵启“好,”简妍从邵启蓬荜生辉。”

位姑娘爽快呀。笑。“这”江桓之击掌大

简妍微微笑,“还贯耳是公子大名如雷,公子请。”

简妍前面。娘可到真没客气,走在了话。”江桓之负手摇头,真会说“姑

看着两人相谈甚欢的模样,邵启脸黑了

不浅。声音,“阿启,这位江,受益一定,简妍压低的,你若跟着他学习落后江桓之几步公子是有真才实学

了几步前面走着自以为声音眼神小,简妍却没注意到的江桓之耳朵动了动,了几分,加快

个庄子上“可你不是说,这先生,都不你怎的才看他一眼如我自己的才学,就知他有真才实学?”估计也没什么好

才学,怎会疏浅?”公子连素有江南才“江中两元,子美名,他的

赏他,你莫不是要招眼里只有他一人移过去了,这么一想,心里不舒服,简妍素来语气颇有酸意。邵启冒出多出个男子,,现在,“第一眼她就把眼睛邵启却还是觉得的话就有些口无遮拦了他入赘?”就这么欣

女嫁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事已经有些明白了,也知的女子,不受简家约束阻止的。只是作为简晓男婚,简妍作为府里出来立场,他也妍义弟,的确是没有他已十六岁,于情、爱

利。可他心里就是不爽

愣,随即失笑“阿启你想什么呢?我是给你找先生,跟我简妍一又有什么关系?”

邵启:“我……”

“乖,我不会乱给你,别任性”简妍打断他找人的。阿启事,,“学业之

坐在了饭桌上。不一会儿,三人

桌面,江桓之一妍来时带了许多吃食被摆在虎将的气势。,很有一番不亚于改初见的文士形象,吃饭风卷残云,狼吞虎咽,现下丰盛的餐食

……”这和她想象中的先生有些不大一样啊简妍:

邵启:“……”这是从哪来的几天没吃饭的乞丐?

毫的四碗饭,江桓之终于意犹未尽地放下碗,瞧两人不好意思,拿袖子抹抹嘴,“你们吃呀。”都看着他,他没有丝吃了第

简妍:“……”

可是生活……”简妍斟酌着词句,们吃过了。”简妍笑道,“看公子如此,“不大如意?”“江公子,

江桓之打了个不如自由自在,怎没有意?”?”“如意啊,怎么胁迫,饱嗝,半真会不如意半假道,“没有约束,

还能把没吃饭了,饿死鬼投混成这样,你这胎似的。是几天启不屑”邵“如

已。愧惭“惭愧,也就两天而

傲?惭愧,你怎么还一脸骄启:“……”说是

不过今日和二位交谈甚为愉快,若不嫌弃。嘿嘿,今日嘛,我我日后再就先告辞了。”登门拜访

交谈?他们有交谈吗?不是从头到尾都在看他吃饭吗?

公子且慢。”妍忙站起江桓之丝毫不理会呆愣着的两人,拍屁股就要走,简来,“

漫的样子好了,何况简妍本就气有礼,许多。江桓之一终又都是客生的漂亮,从始至拱手,他自诩君“姑娘还有什么事?”不乐意为难一个弱女子就比刚才散见简妍叫他,态度子,自然

即便日日前来我们都“江公若是不嫌弃,公子愿意来,是欢迎的,只要碗筷这桌上就备有公子一副

之略感诧异,但他着调的样子,“还是一副不倒是让江桓如此,那就多谢姑娘款待了。”不动声色,面上这句

公子去简妍坐在位置上。”矜持地微微颔首,“公子客气,阿启,送送

蹭吃蹭喝己请来的出去的无赖样,但本着来者大看的上江桓之是客,邵启还邵启虽不又是他们份上,气地将人送了是客客气

,“一来,脸色不大好文士,个蹭吃蹭喝的骗子,送完人,邵启从门外进我看不过是个伪君子。也值连中两元的你去接济?还说什么

”简妍摇,“我刚才问了福伯,村子里私塾的先生。”“话不能这么说呀。江公子就是摇头

“就他?”

。”顿饭,他分银钱也不“老先生有点事离开了来教导孩子们,而且一,他就暂时接替了下收,只贫困,不是没有缘由偶尔到孩子们家里吃一如此

不由得敬佩了几分,邵启,没有刚才的抵触了,“那他倒有几分君子之风。”了解了事情始末

粮,更有人家,坚持。”去麻烦人福伯说农户,不忍同,“玉不到开春,不得已也是心疼村子里的来,家户里鲜少有简妍点头赞日,恐怕。江公子饿了两棉村穷困,听播种的种子都吃掉了,一年到头下

他何至于此,会不接济他吗?早早弄得我们不别扭了,“那听闻邵启却又有点赶上绝路。”我们还贫弱书生说出来,似人,还要将他一个为国为民的

,“若是你,傲骨。”简妍看着邵“文人都计,否则他也是不屑公子也是迫于生?江有几分可吃嗟来之食做这等子事的。”

。”话锋被简妍看得脸上一热粮食总会吃的吧?,自然不愿意吃的一转,邵启又道,“嗟邵启她的眼睛,“嗟来之食来之食不吃,自己挣的得的,避开

?”简妍笑看着“阿启是何他。意呢

他做做我先生,那就让我先生好了。“你不是说了,想让他

是还不愿意吗?”“可你起初不意逗他。简妍

,垂,我现在觉得先生。可是,与他相我几岁,凭什么做我不愿。瞧他也惭愧。”了头,“是邵启有些不好意不了

“此话怎讲?”简有何惭妍好奇,愧的。

自以为心怀天下我不过是赵括一流“我读,忧系民生,可现,自以孔孟纸上谈兵。为无所不知,实,知诗书,则只是井底之蛙,空会在看来,

之力兼我现在离了你,他才是真富庶之,看似我优作为,还自视无一物,丝毫不桓之未达已尽一己便什么也没有了。楚,,实则。何况,”邵启语气低落,“我下,我却空济天虽叫嚷着不让你养,实则我心里甚高,比之江桓

刻明白了自听到这么动,她一直以为一番话,简妍心里震的不足,她也不知见江桓之,清自己,她也为此而忧心高兴还是该遗憾便立是该多少有些自负认不过,却不想,今日

早已超过不知多少成能成就大事者,的是邵启果真有不世人。无一例外都能正视高兴自己,能及时止损,邵启小小年纪有这份觉悟,之才。

,恐怕她再也遗憾的子了。后,她有预不能将他当一个孩是,经此事

他十六岁时,何必给自己如此多的负担呢?,恐怕还不如你呢。”即便是江公子,“阿启,你才多大

六怎样干子了。”孩子了不是个孩我何事,反正我已经邵启不满,”“我不是小,“他

就匆匆迈步离去他说

红芍从,看邵公子,问道,“姑娘匆匆的,可是怎么了?门外进来

摇摇头,“你说小孩子迫不长大呢,当个孩“也没什么事。”简妍怎么都及待子多好啊。”

好。””红虽好,可同时很多事也无法做“瞧您说的。力,总好过依靠别人的“小孩子芍失笑,到,成人虽难,但自己有能

自己的下巴,看着红“说的也是。”简妍撑着头,点着芍给她收拾床铺。

你了个丫头挤着,委屈吧,跟那两“说来,,不然你搬过来和我睡件确实不大好这里的条

况且,她们的底细。”和她们住一起也“还是别了,这于礼不合。好,正好试探试探

那行吧,不她们起了点不过你还是得犹豫了会儿,“意着点,万一简妍好的心思……”

那两个人能翻出什么唉,我的姑娘哎,现在?”敢对我做什么们出了简花来,又最大,你府,你就宠着我,

笑,简妍“说的是。”

时,他简妍有些睡不拥着她的那一幕,现出白日里邵启脑子里渐渐浮着,都那么高可真入夜,躺在不熟悉的,都能护着她了,知何土炕上,

她觉得邵启可真是那一刻,英武帅气啊。

来来了,两辈子没真正“这是,生病了?”妍摸跳忽的不受控制地加尝试了摸自己的脸,这么想着,简妍的心上的热度也升起快了起来,一声一声,过情、爱的简激着耳膜,连带着脸

间,一幕,女子已经好,只是梦中频繁地满是女子身上若有,邵启睡得挺他浑身燥,鼻翼地闯入他的那样柔弱无另一个房间重现着白日里某完全长成的躯体怀中似无的香气,弄得热。

他本就燥热的身体添了过的画明是再正常不一把火。臂膀间,含着画面一转,马车里的女子因面,为害怕而瑟缩在他的却莫名水的眸子闪着微光,明得给

开眉头,彻底陷入燥热难耐,邵启,好半晌,才终于松梦乡。在梦中皱着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唇枪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