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论皇后的养成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微风细雨而去,江南风光笼罩水景更是好,□□秀丽,秋蒙蒙细雨的江南,在,更添了十足的更是说不出的闲适安逸婉约。这个时节绵。朦胧细雨中坐上一叶扁舟随墨山

阿团来的巧,看的江南,只可惜那个心情而已。到的正是这样,没

了,却总是看不厨房出来,沿总道江南好岸的风景中更是缥缈。坐船已,目光一直在两够。怪不得,人。山水皆朦胧,在细雨游离余,明天就能到江半月有着从甲班一路走过半夏端着一碗血燕从小

也怪不得,安阳公主要来这里游玩了。

“虽说这次是来接公主递给了半夏,口候着,见半夏一直看笑了,把手里的燕窝半夏也,笑着道:呢,姐姐罢。”“你去半冬一直,好歹也会玩上几天外面,两步迎了上去在门到时候看个够便是。”

感受江南秋雨的微凉走到船边伸出手去

把手里下去。意外的,太子呈给了吴桐,然后无声安后然后道:“太子妃今日睡的够久了,再的退了”吴桐放下手里的书籍点头,伸手,“榻上安眠。小声的请半冬进去的时候,不出殿下正在床前看书,的燕窝睡,晚姑娘还在给我罢。”半冬上该睡不着了。

,姑娘其他的一都是亲力亲为的。自从成婚后,除了梳切事,太子

吴桐走到榻边坠下然而美好,双颊也的缺憾,大约是眼下,将手里的燕窝放在。素白着的一张小脸了。的青色是红扑扑的,唯一柳眉弯弯,眉形自黛色的旁边的小桌子上,垂首凝视阿团的睡颜也是一团白玉,青

了阿团小巧的鼻子。手指动了动,伸手捏住

睛悠的开,恼没睁开,直着吴桐丢了过来。眼,继续睡。柳眉微蹙,眼睛了一旁的空枕头直直对完也不理会抱着枕头的怒的瞅着吴桐,“你又闹我!”说接伸手拿起吴桐,翻身背对着吴桐

好语没有任何的比,“再睡,晚上又了。”这番好言无奈的摇头效果,阿里蒙的雾气更重了,捏着她的脸,宠溺无我睡了!,伸手连人带恼了,眼,控诉道该闹睡不着被子的捞了起来:“你哪天晚上让

这个禽兽!

放肆,这,!昏了!到了船上后更时人已经到了船上了,都不知睡过去,再醒,自己竟是一次道今夕是何夕还以为怎么求都不行都没瞧过!这大好的沿途风景居然要了一晚,个贴心人呢,那

也跟不哭的小模样,真。吴桐心疼的把人着冒了出来,要哭怎么回事?越想越委屈,泪珠珠了怀里不这样了,好不好?”口里抱在说着道歉的话,这行,“我错了,以后再也真让人心疼到了骨子里动是

揽着阿团楚腰大手粗喘,是滑的脖子上轻啃,尖的桃蕊。阿团呼想也不想抓过吴桐气息也变的炙热,悄悄的探进衣气的!也跟着的枕头,劈头盖脸的对着吴桐敲了下去!刚才随意丢在一旁摆,缓向上想要品尝顶一点一点在阿团光

败类衣冠禽兽!”“你就是个斯文

对的打阿团打任由阿团不到糖吃的孩子。还手。施施然的端不还口骂不坐,衣冠整乱,阿团,披头散发衣服凌齐,容貌俊朗,好一有反位君子方正。反观,一动不动呼呼的脸,想得吴桐没的任由

从吴桐黝在的泼妇样看的一清二楚。瞳孔里阿团把自己现黑的

,兀自看着外面团粉嫩的双唇得没劲了一旁的外衣打了几下自己也觉团披枕头丢在一旁的烟雨江南生气,小嘴,愤愤的把拿起给阿,“很生气?”上,低头碰了碰阿撅的老高。吴桐侧首把放在

阿团不说话,嘴巴撅的更高了。

桐似乎没有察觉,里闪过一阵笑意,然后着他渴望你太久了吴桐清澈眉眼低垂,眼可的视线……”了。阿团又想干什么?对阿团孤疑的瞅,我气,很是惆怅。“阿团见的情绪低落,这厮只是低低的叹了一口

声音低沉醉人缠绵,如的雨帘声声扣在人心。同外面

头,直勾勾的看着阿团的眼睛。忽的抬

不知道这种滋味“我是一个成熟男子,阿团的肩膀,我知道鱼水之欢,我并漆黑的双瞳似要把阿非稚子。”伸手扣住了从你走后是怎样了。”我尝过男欢从那五年开始,我就给吸进去。“可自女爱的滋味,,不对,

夜都在梦着你“我无时不刻都。”在渴望你,我每日每,我想你想到发疯

都不能做……”只能守着稚嫩的你我的只有你的滞的时候,你太小了,我什么在阿团呆那几十年陪着的又笑了。“幸好,可是阿团,我真,吴桐忽们有重新开始的机会。的忍了太久,灵牌,今生我却

点的模眉心紧锁,难受到极样。

的怒气早已消失子不好。太然知道这事憋太久对男十年了?这样算来原得样自己不见。好吧,话,这,这得憋了几情有子哥哥人,也知道了人事,当阿团动了动嘴唇,脸上,好像,好像也有已经嫁了子……他,从上辈子算起的

有心想说些什么,好?”间,吴桐有些脆弱可这事真的太,你不要生气了好不的笑了,眉宇“知道了,今晚开始,难以启齿了!踌蹴难掩失落,我睡其他屋子

阿?

,没有回头。阿团瞅去?!,我了半天楞是说不出面的话。这自顾自的起身,转样羞耻吴桐的手腕!”吴桐背影一顿阿团连忙伸手拽住了着吴桐的背影的话怎么说嘛桐就,“太子哥哥不等阿团回神,吴身要离

心慌意乱间扫到了旁边的燕窝

我吃好不好哥哥你喂“我饿了?”,太子

,只是低低道:给拽住了,直接从榻住自己,我让半冬进连忙把里的失落。来,光着脚跑到了吴桐“阿团,我管不来伺候你。回身吴桐动作不变,没有上跳了起面前,直直的看着他眼外走,”说着又要往阿团

!”“我就要你喂我

越来越冷你还敢光着接再厉,视渝,“天了起来,神色不白嫩嫩的小脚踩线一扫却看到了阿团在冰冷的地板上,眼睛一冷就拦腰把人给抱要再见小笨蛋上钩,吴桐正脚踩在地上!”

,阿团别人或许可一点“太子哥声娇气道冷脸的样子丫,伸手的晃荡着小脚一直光着脚!怕极了吴桐胆的威胁吴桐。都不怕!甚至有些欢快拦着吴桐的脖子,娇”仰着下巴,明目张哥你要是走了,我就

吴桐被气乐了

“我真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老实接着丢的意思!意了,抖了抖阿。吴桐这才满骤然失重,惊恐的瞪意不?”手大眼看着团,“还得给接住了,没回过神来又被吴桐洋,然后阿团得意洋松手的吴桐,还傻乎乎的看着也跟着动,大有不

团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然后眼睛亮的惊人!

“好玩!”

我要抛高高!”着吴桐,“太子哥哥兴致勃勃的指使

吴桐:……

阵阵笑半夏对望同的点头。因为”半冬也是如有些感概,“谁能这么轻松呢。此,赞一眼,都笑了。半夏还在门口候着的半冬声,一直守的日子自家老子娘可是提着要跟着姑娘进宫,听到里面传来的耳朵教训自己好久呢。知道姑娘婚后

更要时时刻刻须要守好主子分忧,也不能光给小心才是面,姑娘身份再是尊贵主,提心吊胆的,结果一尊贵那也姑娘的,当奴婢的必己这己的本分,不能为那宫里个个都个主子没主子惹麻烦!不外乎就是宫里不比外

,其中一个方脸侍卫发红的耳朵,再回头看情也有些不自然。轻男子眨了眨眼睛半夏忽然转若无其事的移开了视了几步外一直守着的冬神横眉看着有些凶横的年线。半夏眼尖的瞅着他首看半

拉着半冬的手走到了一旁的拐角

“怎么样?”

”半冬羞极了,跺脚“什么怎,“阿姐!”耳朵,“你还跟我装?你以为我没看到你么样?”半冬的冬瞪圆了眼装无辜,为我没看到昨晚你们你以半夏直接上手捏着两偷偷摸摸说话呢?这一路上和他眉来眼去的?

现在娘不姐姐当长姐如母,误了,看着后也可以继不好再继续耽续伺候姑娘卫,自然也清楚你的身在,自己这个当份,乱来他是绝对年纪在这了,也。现在你满脸通红的半冬道:“他既是太子爷的侍然要好好说道么样?”还行了他,以番了。半冬,你若是嫁跟我说个实话,怎不敢的。这侍卫人看着

姑娘也会帮你好好调差他一番。”“若是可以,你不用管,我去回姑娘,

说了半夏苦口捺住了羞涩,抿着唇许久,半冬才按婆心的了点头。小小的点

咬牙切齿的!这个混蛋上了他说了,今天要见安阳,让他,明明都跟阿团咬着牙,由着半冬丢进这江南水里去,恨不得把吴桐结果又闹了大半宿早已等在码头的马车,半夏一左一右的扶收敛点!结果呢?

都得让人扶着走,两条腿一直打颤!走路

脸皮也厚去不得被人笑了,直接掀开帘子了马车,路,说出快一个月下来,死?这一开始的时候阿真的羞死了,夏憋着笑把阿团扶进团捏起腿然后自被房事折腾的走不动半冬半发的一人一边给阿瞪吴桐!来。

阿团是狼狈,吴桐可不平的小脸,伸手拍了拍缰绳看是衬的他人俊沐浴晨的阳光的愤愤阿团的头顶,“乖,不,弯了弯嘴角美无比。拉着脸上,更闹。”是容光焕发,清到阿团在他的

拍小狗呢闹了?你这是

面色不善的再次瞪了他了摇头,翻身上了看着放的严严实实的开吴桐的手,马。失笑的摇帘子,吴桐一眼,放下了帘子。也不想的挥

的话,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有只有生气?若没有派人告知安阳,到了一边,转而想到了随着马车的,阿团也暂时把吴桐丢自己,一点惊喜也没是待会见到这次出行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处了安阳那边。行越久生气

默默的阳气消了气。在心里鼓气,只盼安

今日天公作美,连作。吴桐拉着阿终于放晴,暖洋绵了不知多少日的秋雨团的手,体贴的没有出直抿着双唇,没有动声,站在原地等待。。阿团就着吴桐洋的太阳高挂面前的这一处马车下来,抬头看向的手从南别苑,一

过了好一会阿团才勉强笑了笑。

我们进去看安阳。”“走吧,

直接道:“太子妃,,只到处看,怎么安阳公主这后,阿团没有心情进了宅子暇理会会在湖边垂钓看到安阳?宅呢。”很上道,没有任何的啰嗦子总管请过安后,也,奴才们的请安也无打量这处江南宅院

吴桐起身。

“带路。”

什么也没说,什团面色平静,只是视线眼,从袖口里还是盯着地面,吴桐垂盯着地面,手心终于到了地方也冒出了汗。吴桐子,细细擦阿团手心里么也没劝,沉默的拉的汗。始终一路上阿阿团着她往前走。出帕

阿团,然后抬头,看着有些怔了才罢了手,得干燥薄唇轻启。直到两只手都变

觉得,她“你和你?”安阳自幼一同长大,你会记

豫的摇头。,阿团毫不犹当然不会

吧。”退后一步“那就去还把阿团前推了一步。

只看一个背影就知道,安阳瘦了。安阳拿着鱼竿,右上前,眼眶左手粼的水面。安阳还是一身红衣,正坐在湖心的小亭子里,背对手撑着下巴,悠哉又平静的看着波光粼着自己。阿团一步一步也渐渐湿润。她瘦了,

步声,也不回头。听到由远及近的脚

“不用来伺候,你们玩去罢。”

见她身形是消瘦了仔仔细细的看她,疑惑的回头,看前,一步之遥却没,眉宇,安阳到安阳的面许多,这才略放了心。了满眼进了水里。阿团走松,鱼竿就咚的一声掉间的愁容却少了脚步声顿了顿又继续再靠近。泪水的阿团,手一传来

神情。良久后勉强笑了笑,低着头不敢看安阳

“这段时间……你过的,怎么样?”

你,你讨厌我吗?

没有回答,一片寂静。

是伤了,不能回怕是善意的,伤了就阳的地方太多,哪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忽略安阳的地方多,对不起安睛越来越模糊避。深吸了一口忐忑,不,僵硬着身安,心越来越沉,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乐可(校对版+番外)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苏婳顾北弦